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全世界都知道我是好人[快穿](188)

作者:糖尾帅 时间:2020-01-03 11:19 标签:快穿  爽文  系统  复仇虐渣  

  没错,男主他,在这个世界自成一世界后,死了。
  死因还不清楚,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死了之后这个世界崩塌了,而导致他死的人正是时清这个身子的原来主人。
  他也差不多搞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反派了。
  毕竟虽然原主本身能力是没有多少,架不住他后台硬朗啊,身为时家唯一的男丁,而且还是嫡出,那是全家上下,上到老太太,下到那些庶女们,都是捧着的。
  他亲爹倒是不怎么喜欢他,觉得他没本事,又张扬跋扈,但是架不住他是自己唯一的儿子,以后可是要继承家业的,因此,时清在整个时家,不,整个鹤城都是横着走的。
  毕竟在这个混乱的时代,背靠大山,手又握着钱财粮食的时家在鹤城地位可不错的很。
  时清:【系统,查看一下排斥度。】
  系统:【叮!江别余排斥度:100/100】
  毫无悬念的排斥度。
  时清已经很习惯了。
  已经知道男主以后会成为军装大佬的他很兴奋。
  他直接坐了起来,听着外面的那个着女人正在骂着。
  时家是从江南搬来的,说话时的声调也软软糯糯,因此她的骂声听起来倒是一点都不让人厌恶,相反,还挺好听的。
  时清正心情挺好的听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张张嘴,试探着说了一句话。
  果然,同样的软糯,骂人都不带劲的。
  ※※※※※※※※※※※※※※※※※※※※
  【架空!架空!架空!!】
  【这个世界改设定啦,原本题材还是有点敏感的,被编编戳了一下发现不能写,把世界背景改了改,剧情线和感情线还是按照原定的来,设定架空,所以我还是可以指望一下让攻穿一下帅气军装,也还是可以骑白马的】


第119章 富贵窝里的小少爷(2)
  外面院里,他的亲娘还在骂着。
  那声音婉转动听, 咬字软软的, 发音又慢,就跟撒娇似的:
  “凭谁家的少爷不是含在嘴里怕化了, 捧在手里怕摔了的, 怎么他江家的少爷金贵,我们时家的少爷就不金贵了?我家清哥儿可还是时家唯一的男丁, 将我清哥儿推到那冷冰冰的湖里,竟只想推个庶子来打发此事, 真真是白日发梦!”
  接着又是几个同样说话软软的丫头在劝着:“夫人莫气坏了身子, 这回事我们家自然是要好好论道论道,只是那好歹是我们时家的姑爷, 也是不好要交代的。”
  “我呸!”
  时夫人又是一声软糯的呸声:“也不知老爷当初看上他什么, 还姑爷,娶了我溪姐儿去又不好好的待着,竟将我溪姐儿与那窑子里的女人一道论,他江家当初也不过是个军户, 粗野的很, 得了我溪姐儿为妻还不好好珍惜着,算是哪门子的姑爷。”
  只是虽然语气恨人, 她也到底没再提要交代的事。
  毕竟虽然军户以前地位不高, 现在这乱糟糟的时候, 军户也还是很吃香的, 而他们时家是商户, 那在前朝时,商户再有钱也要被人看不起的,还是如今天下乱着,谁有钱有粮谁就是大爷,时家腰杆子才硬了起来。
  但腰杆子再硬,女儿在人家那边当妻,他们这头找了麻烦,万一那个一点规矩都没有的东西找她女儿麻烦怎么办。
  时清听的差不多了,就朝着外面招呼了一声:“来人。”
  “清哥儿醒了?”
  几乎是立刻,帘子被掀开,一个打扮利落,相貌清秀的丫头满脸喜色的走了进来,到了床前又小心去看时清的神情,见他脸上没什么难受痛色才松了口气。
  她小声的说着:“清哥儿下次可莫要再与人起冲突了,他们江家可是军户出身,我们清哥儿身子弱,哪里能和他们比,这次可是把我们吓了一跳呢,夫人都哭了许久了。”
  外面的时夫人也听到了屋里的动静,脸上一喜,连忙的就转身小步跑回了房里,一看到自己儿子正好端端的坐在床榻上,眼泪吧嗒吧嗒的就掉了满脸。
  “娘的清哥儿哦,可吓死为娘了,若是你出了个什么事,娘也不要活了。”
  她这副哭天抢地的模样,弄的时清都有点怀疑自己不是“从水里捞起来后非要死撑着拿鞭子打人,结果受风回家就发了烧”,而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了。
  也怪不得原主被宠的无法无天,这一屋子的主子仆从,望向他的视线竟都是把他看作奶娃娃一般对待。
  时夫人又是软软的哭了好一会,这才拿着帕子擦了擦脸,仔细的为时清盖上被褥:
  “我的儿啊,你这次就安安生生的在家里好好待着,病没有养好前哪里也不许去了,娘知晓你也是疼你姐姐,只是你个未成丁的,就莫要掺和进来了,那江家都是些粗人,再伤了你。”
  时清乖乖点头,一副“我特别懂事”的样子,痛快应了:“娘亲安心,我不去就是了。”
  时夫人不怎么信任的看了他一眼,又拿着手帕擦了擦通红眼角:“我可是不敢信你的,满嘴没一句实话的,之前还说男人三妻四妾才好,转眼就偷跑出去为你姐姐出气。”
  这话虽是有些娇嗔埋怨儿子骗自己,语气间却是也有几分自豪骄傲。
  毕竟她不光疼儿子,女儿也是疼着的,如今儿子为了帮女儿出头,她瞧着也欣慰。
  时清却是知道,原主说那番话并不是假的。
  他是个霸王性子,从小到大都被人捧着宠着,想要个什么,张张嘴说一声就有许多人迫不及待的捧到他跟前来。
  时溪虽然是他嫡亲姐姐,但如今虽然因为战乱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对富人娶妻却没什么影响,女子地位还是不高的,在原主眼里,这个姐姐跟他那些庶姐庶妹们没什么不同的。
  就算是这个姐姐疼他,在他眼里,那也是应该的。
  姐夫纳妾玩女人之类的,在他眼里更不是什么大事,男人嘛,三妻四妾爱玩是正常的,让他愤怒的,还是那江家大公子把他姐姐与一个卖身的妓女相比。
  他和他姐一母同胞的,四舍五入一下,不就是在拿着他来跟妓女相比吗?
  从受不得委屈的时少爷立刻就掀了桌子扑打上去,可惜却忽视了自己从小锦衣玉食肩部能抗手不能挑的,反而还被人反杀了。
  时清依稀记得,原剧情里,因为那江家特地找人用玉石雕刻了一个手臂大的大蛐蛐给他赔罪,他接了礼,表面上便权当是此事揭过。
  至于亲姐姐在江家又受了磋磨的事,就不在他眼中了。
  时夫人倒是心痛无比,奈何如今虽然时家腰杆子硬了起来,女人出嫁从夫那也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她也不知要如何帮自己的女儿。
  原剧情中,那个与原主一母同胞的时溪,不出五年便香消玉殒。
  此事在原主心中并没有留下半点波澜。
  时清在心里盘算了一番,见时夫人正软声絮叨着要他乖乖的在家养病,不准出府跟人厮混,若是觉得无聊了,可以下帖子让别人家的郎君到他们府上来,但是他自己是绝对不能出去的。
  时清都嗯嗯啊啊的应了。
  他如此敷衍自己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时夫人也习惯了,正打算还不如去吩咐那些丫头们,突然就听着面前的儿子问:
  “娘亲,江别余呢?”
  “江别余?什么江别余?”时夫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时清:“就是我带回来的那个人,他是江家送给我赔罪的。”
  一听到是江家人,时夫人脸上立刻露出了愤愤来:“我听着你身边的听风说,就是他推你下水的,便叫人将他扔在柴房了。”
  她是很生气的,一想到自己的儿子若是再晚点被人捞起来,便很有可能与她天人永隔,心就一阵阵的疼了起来。
  “真不知是哪个给他那么大的胆子,竟敢将我们时家的少爷推下水,不过一个庶子罢了。”
  她语气中的轻慢时清听的清楚,也没发表什么意见。
  毕竟她是主母,在如今的时代,主母就是打死了庶子庶女,只要当家男人不说什么,也没人能说一句不是,顶多背地里悄悄说句狠心罢了。
  当家主母与庶子,那是天然对立的。
  何况这还是害了她儿子的人,若不是还记得这是江家人,不好随意处置的,时夫人真恨不得把人丢出去冻死得了。
  算着时间,再过半个时辰江别余就要挂掉了。
  可能是冻死的,也可能是失血过多,更可能是饿死。
  毕竟原剧情里,在被当做一个使唤人叫上船之前,江别余正因为江立业的故意找茬,硬生生关起来饿了三天。
  他跟时夫人要求:“娘亲,你叫人把他带过来,我有话要问他。”
  时夫人对这个“害了自己儿子”的罪魁祸首很厌恶排斥,哄着儿子道:
  “乖清哥儿,他一身血污的,再把你这屋里弄脏了,再说了,娘之前看了几眼,他虽受了伤,却生的人高马大,若是突然发作起来,伤到你怎么办。”
  时夫人是应该有这个担忧的,她生的娇小,瞧见那种身形高大的人,心底就会有些怯意。
  再加上时清随了她,个子虽然只比同龄人矮了一点点,骨架却纤细的很,看着也十分娇小,惹得时夫人总是下意识的以为自己儿子还是那个小孩子,要人时时刻刻护着。
  她提议着:“要么这样,你要问他什么,派个人去问,问好了,再叫人回来传话,如何?”
  时清就假装自己没听出她这是哄孩子的语气,伸出手,拉着她的袖口,软下声音撒着娇:
  “这些话不好让人知晓的,娘亲你把人提来吧,多叫几个小厮押着便好了。”
  虽知道他一向是惯会哄人的,时夫人到底还是抵御不住儿子这副软软乎乎的模样,应了他,叫人将江别余提进来。
  江别余很快就被小厮带了进来。
  他们也都知道这就是害的自家少爷落水的罪魁祸首,下手也就没轻没重的,说是带进来,不如说是直接丢了进来。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