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君为妖(灵异神怪)

作者:木清安 时间:2018-03-07 09:23 标签:爽文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明明是个千年老妖,却无奈妖力被封,只能赖上法力高深的纯情美道长。

这是一个包查案、看风水、顺便布阵打怪收收妖,撒撒糖的故事~

高贵冷艳闷骚攻vs搞事毒舌作死受。

ps:关于妖妖的身世,蠢作者是从封神榜比干被剜心衍生而来,灵感出发点,并不想改变什么,小天使不要太过纠结,毕竟本文讲的是古笙和谢子居的故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欢喜冤家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子居(攻)vs古笙(受)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狐与美人心

  天道之力恐怖异常,有生死之力、因果之力、吉凶之力、善恶之力、阴阳之力。
  诛仙混战,杀戮,贪婪,嗜血干扰天道,故而降下天道之劫惩罚众生。
  当年妲己受女娲之令,以美色蛊惑纣王,戕害忠臣,残杀百姓,受尽天下人的唾骂,仇恨,怨毒,可谓是千夫所指。
  可谁人又知,这些都非她所愿,她只是一只愿用九命来换与他一世白头的痴傻妖狐。
  纵换不得一世情深,十年共度又何妨。
  只是可惜,上苍有好生之德,却从来没有人愿意渡她,而她也必将堕入无尽深渊,万劫不复,永世不得超生。
  ……
  残破的殿宇之上,华纱乱舞,美人手里捧着那颗跳动的七窍玲珑心,抬头看了一眼那雷电交闪的夜空,妖媚的眼眸闪过一丝诡异,忽的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凡是讲因果,有因必有果,你比干派人火烧狐狸洞,这是你种下的因”,说及此,又顿了顿,眼角一抹猩红划过,
  “而现在被剜心而死,这便是你应得的果”。
  继而又长叹一声:“你们这些冥顽不灵的老家伙总是箴言,说我祸国,说大王昏庸,堵住一人之口,也堵不住天下悠悠众口,可是你看看!看看整个朝歌城,看看这个天下!谁还敢说我半分不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怎么这点道理你到死都不明白呢!”
  “天下百姓都说我命由天奈何死,呵,我命,我命何时奈我生?”妲己跌坐在地上,美艳面庞似是有泪珠划过,她痴痴地望着七窍玲珑心。
  “我生而为妖,却不是生来就会作恶,我只是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所以做什么都是错,可谁又曾告诉我,究竟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究竟什么是人,什么是妖!”
  她从怀中拿出一个刻有复杂图腾的琉璃扳指,定定地看了一眼那七窍玲珑心,而后将其封存内,“你说一个人没有心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没有心,没有情,是不是就可以逃过凡世苦厄,永享极乐?”
  天道将临,吾命......不久矣。
  “此生怕是不得知了,愿您替我,寻解”。
  狼烟起,烽火明。
  妲己终是如愿和纣王踏着苍生的枯骨血肉一步步走向消亡。
  天将黎,枯骨生花,
  吾与王,
  幸得怜悯,共眠于地,得,永世安宁。
  ......
  幽曳青灯逐凉风肆意,往生火烛焚霜露将离。
  “美人,你可愿将心献于我?”
  暮夜,繁华的青石街道上,一身着红衣的小公子,步伐飘然凌乱,神色恍惚,逢人便上前痴傻寻心。
  年轻姑娘们见来人相貌不凡,原以为是什么世家公子,纷纷上前攀结,可不想,竟是个疯子。满嘴风言风语,颠三倒四,真是晦气。
  那小公子看着一哄而散的人群,呆呆地捂着胸口,甚是委屈,为什么没有人愿意把心献给我,有心到底是什么感觉?
  低头看了看左手拇指上带的琉璃扳指,嘴里低低呢喃“骨生,枯骨生花,古笙,我叫古笙,我来寻心”。
  他沿着幽暗的小道走了许久,问了许久,找了许久,还是一无所获。
  “这位公子,你可是在寻人?
  古笙缓缓抬起头,寻找这声音的出处。
  “公子,我在你身后”。
  闻言,古笙转身,果真看到了一位衣冠楚楚的玉面郎君。
  “你找我吗?”
  那人见到古笙的面容愣了一下,随后一展金丝绸面折扇,翩然一笑“公子是否寻人?在下生于此地,或许能为公子分忧”。
  古笙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我不寻人,我寻心,你也可以帮忙?”
  那人听后,摇着扇子的手一顿,不过片刻,又笑道“可巧,我也是来寻心的,不若你随我同去?”
  古笙大喜,紧握住那人的手“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心,应有尽有”。
  古笙莞尔,
  “有劳公子”。
  看着他毫无防备地笑容,那玉面郎君嘴角不觉扬起一抹讥笑,呵,不仅是个疯子还是个傻子,不过,日后你发达了,可要感谢我为你找了个好归宿呢~
  玉面郎君带古笙穿过热闹的街道,来至最为繁华之处。
  “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股呛人的胭脂味扑面而来,古笙抬袖掩住口鼻,好看的眉眼皱成一团,看得出来他并不是很喜欢这里。
  李缨转手一把收起折扇,脸上已不见来时的客气恭敬,嘴角带着邪恶的笑,不过还是好心地提醒“难道你不想寻心了吗?再与我往里走一走,保准能找到你想要的美人儿心~”
  古笙略带疑惑“美人心?”
  美人心是什么心?
  “与我来便是~”
  古笙实在是太渴望知道有心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此刻已分不清他的蛊惑迷情,半颠半傻地跟着李缨走进了阁楼后院。
  龟奴本在前厅招待客人,不想小厮来报,说是李缨那牙子又找来一个美人,要他来见上一见,好商谈价格,
  “你这是…….”
  他们的交易自然是不再少数。
  可,龟奴见这公子长相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世家公子出生,怎么肯委身青楼?不会是李缨这厮诓他的吧。
  李缨见龟奴犹豫,便知他心里在盘算些什么,招了招手,示意他们在一旁说话。
  “不是要带我寻心的吗,你去哪?”
  古笙双眼蒙雾,委屈巴巴地拽住李缨的袖子。
  说实话,就这么个大美人儿,若是女子,他李缨说不定还能带回家好好快活一番,带她体验一番人间极乐的滋味儿,再倒腾他进这青楼,只是……可惜了。
  收起猥琐的眼神,不耐烦地安慰道,
  “你等等,我说两句便带你去”。
  感受着周围那些人打量的眼光,古笙怯怯地点点头,慢慢放下他的衣袖,乖乖地站在原地。
  一到无人的角落,龟奴便忍不住发火:“你是怎么回事,我虽然与你有些不干净的勾当,可也不会公然得罪权贵啊,你这是要搞死我吗?”
  李缨倒是大度,一点也不计较,只是习惯性地一展折扇,压低声音与他耳语“爹爹别看他长得销-魂,可实际却是个傻子,而且我已经盯了整整一天了,你看哪家大户公子,这么晚身边也没个下人任由他在外面也不回家?”
  见龟奴还在犹豫,李缨又一脸可惜道:“你再看看这身段,这面容,单单是露个面儿,那大把大把的银子不都是滚滚地往爹爹这来?说实话,若不是看在多年交情,得了这么个宝贝,怎么也不会这么简单就这么拱手相送啊”
  龟奴眼珠子轱辘转着,心里也有一番盘算,他本就满意这相貌不错的小公子,既然是个没人要的傻子,那事情就好办了。
  不过,他还是面露为难:“李缨啊,看在我们以往的交情上,这人……我就勉强收下了”。
  李缨大笑,拍了拍龟奴的肩膀,
  “我就知道爹爹是最有眼光的了”。
  待片刻,龟奴又道,
  “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行,难做啊……”
  李缨暗啐了一口,这死鬼奴是要压价啊,他潇湘阁虽然开得红火,可几百年才能遇这么个美人啊 。
  “爹爹看他这身姿,少说不能低于五百两吧”。
  龟奴一听,捏起兰花指,扯着公鸭嗓便道,
  “五百两!李缨你怎么不去抢!这人本就身世不明,爹爹我要供他吃,供他住,还要费心调-教,你以为五百两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美得你!”
  这就是要谈崩?那怎么行,他最近欠赌场的四百两还没有着落呢。
  忙开口,“那就四百两?”
  龟奴又压价,
  “三百五十两”。
  李缨虽知亏本,但还是一咬牙,“好,三百五十两就三百五十两!”
  他的赌债已经不能再拖了,剩下的五十两再想想办法就是。
  龟奴一听他松口,才展露笑颜“呵呵,李缨啊,还是你明白爹爹的一番苦心,来,小兰,领着李缨去库房拿银子”。
  此事已定,便是没有回旋的余地,李缨回头望了一眼那被人孤立在大厅中的男子,呸了一口,暗道:还是个赔钱货!
  见李缨要离开,古笙想也不想,便忙要追上,却被龟奴身边的小厮无情拦下,
  “你们是谁呀,快些让开!”
  龟奴扭着肥硕的身子,露出一个自认为和蔼实际却丑陋无比的笑容:“这位公子,以后就跟着爹爹了,公子想要什么便有什么,知道吗?”
  古笙根本听不进去龟奴的半点言语,挣扎着便要追上李缨。
  见此,龟奴立马便跟身边一个身材魁梧的小厮使了个眼色,那小厮心领神会,朝着古笙的后颈劈来便是一掌。
  后颈突然传来的疼痛,让古笙的身子不受控制地摇晃了两下,看着眼前飘着的那些人恍惚而又恶心的笑容,只觉脑袋越发昏沉,而后便慢慢陷入了黑暗之中。
作者有话要说:  ps:关于古笙的身世,灵感出发点来源封神榜比干剜心,引子难免会提及其中人物,但本文讲得是道长和小妖的故事,与妲己没有什么关系,小天使不要对这个有太多纠结,也不要再留言说我洗白或者抹黑妲己,在文中不参合对经典的任何观点,蠢木会积极回复小天使的留言,但关于此类的蠢木就不与回复了,如果实在接受不了,弃文默默弃,保留写手和读者之间的单纯美好,感谢阅读。^_^

  ☆、第2章 前世因果

  (ps:这章讲苍云长老前世,与攻受无太大关系,可直接跳到下一章).
  数百年前人间曾经历过一场浩然大劫,天降邪火,百草凋零,地裂千里,万物枯竭,整个人间笼罩在一片黑暗中,身处黑暗中的孤鬼游魂,就此作乱,扰乱人间,一时不得安宁。
  “师尊,人间大劫,我们崆峒派身为天下第一修道大派,一向以除恶无邪为己任,立誓保卫        天下苍生,为何这次却不出手相救!”
  师尊并未理会跪在地上的弟子,一甩拂尘,掐指暗算,而后叹了一口气,转身欲走。
  “师尊,师尊!”苍云焦急地一把抓住师尊的道袍,妄图留住师尊,却被他甩出的拂尘卷倒在地。
  师尊本以为他会放弃,可不想他竟又站了起来:“师尊,崆峒山下已经死了一批又一批求救的百姓,在此危难之际,我们就是他们眼中的救命稻草,可一向教导我们以天下苍生为己任的师尊,却设下结界,见死不救,难道这就是师尊眼中的己任,这就是师尊眼中的道义吗!”
  师尊听后大怒,又是一记拂尘,却比刚才的力道足足大了十倍,苍云翻身倒地,口吐鲜血,可嘴里还是断断续续地祈求道:“求,求师尊下山......拯救黎民,匡扶正道!”
  苍云在说下这句话后,紧闭的玄木大门突然被推开,门外跪着一众弟子,齐整整地穿着青色道袍,腰别法器,齐声喊道,
  “求师尊下山,拯救黎民,匡扶正道!”
  师尊对着趴在地上的苍云冷笑:“天下大乱,从来不是因为正道渺弥”。
  苍云不懂师尊的话是什么意思,迷茫地问道:“那是为什么?”
  师尊抬头望了望崆峒山结界外乌云密布、变幻莫测的天空,叹息道:“天道不可当,正道不可当天道……”
  那一夜,师尊带着一种弟子下山拯救百姓,苍云却被留在崆峒顶接收遇难的人。
  七日后,师尊传讯,他们尚安好,只是百姓众多,实在不能一一救过。
  半月后,师尊和崆峒弟子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救人,体力微有不支。
  “道长哥哥,你的师尊真的能救回我的爹娘吗?”
  苍云抚了抚小女孩凌乱的双丫髻,微微一笑,安慰道:“会的,一定会的”。
  尽管他已经极力控制自己的语气,可微微颤抖的嘴唇,还是泄露出了心中的担忧。
  师尊,这次已经半个月未与他传讯了,也不知师弟们如何了。
  “啊,师尊!”
  这么想着,没想到正好传来师尊的隔空传讯。
  “苍,苍云,你带着剩下的崆峒弟子,一定,一定要拼死守住崆峒顶!”
  师尊说话间虚弱无力,甚至干咳了两声,苍云瞬间警铃大作。
  急切地问道“师尊,师尊,你怎么了?”
  “苍云,你马上到缥缈殿顶层的,的内阁,那里有我想要给你的东西……”说完这句话后,传  讯便断了,不管苍云如何呼唤,都再也听不到师尊的声音。
  正在这时,一名身着道袍的小弟子慌忙跑来,正好和苍云撞个满怀,顾不得狼狈的身姿,疾声道:“师兄,师兄,锁压锁妖塔的符咒突然松动,有一两只小妖想趁乱逃出去,现在暂时被压制住了,可锁妖塔内,妖魔众多,师尊不在,我们也顶不了多久了……”
  苍云被他撞得踉跄,脚底尚未站稳,又险些跌倒,他呆呆地看着师弟上下唇瓣翻动,却是一句都听不进去。
  锁妖塔的符咒是以师尊的性命为契灵介质,从而压制众妖多年,而如今,符咒松动,师尊……
  “师兄,师兄!”
  苍云只觉眼前有一阵白雾飘然,甚至辨不清眼前师弟的模样,他跌跌撞撞地直奔缥缈殿。
  那是师尊平时打坐的地方,除了师尊,他也只进去过一次,但只是那一次,他便清楚地清楚了里面的地形。
  大殿外妖气横飞,浓雾密结,结界内尚且如此。
  苍云脚下有些发虚,费了些功夫才来到缥缈殿,他单手扶着墙面,走向内阁,慌乱之中却不知触碰了什么机关,整个身子突然失重,猝不及防地直直往下坠去,他此刻已是慌得六神无主,那还记得什么御剑之术,不知坠了多久才达底部。
  胸腔传来的疼痛让他闷哼一声,再次爬起身的时候,总觉脚下软绵绵的,不知踩了什么,四处摸索着寻找烛火,寻了许久,却什么也找不到。
  苍云打了个响指,手中忽然冒出一小撮幽弱蓝火,点亮了火折,他借着火折子发出暗暗的幽光,打量着这个地方。
  布置简单清雅暗室,入眼之处只容得下一桌一椅,一张床。
  墙上悬挂着一副卷轴,只能见一个苍劲有力的“道”字跃然纸上,刚才他应该是掉在了不远处的床上,这是师尊平时休息的地方吗?可又为何这般隐蔽?
  顾不得其他,苍云焦急地寻找着上去的办法,可这地下的房间实在是太过诡异,掉下来的通道狭窄,只能一人攀附通过,下面只除了这一间室也再寻不到第二间,能翻打敲动的地方都已寻过,根本没有其他出口。
  没无他法,只能研究起墙上的卷轴,默念心法: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 ……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卷轴安然挂在墙面上毫无反应,错了,不是这个。
  再次合掌曲指:“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干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又错了,
  不是,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到底是什么!
  苍云心里乱成一团,急急忙忙念了一堆咒语,卷轴都丝毫没有反应。
  “噗!”
  一口鲜血从苍云口鼻中喷出,苍云急火攻心,此刻竟有些魔怔的意思。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一定是这个……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
  片刻后,卷轴果然有了反应,那个“道”字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段又一段剑法,再然后便是两小人舞剑对峙的模样。
  “这是崆峒剑法的最后几式!”
  苍云一阵欢喜,师尊说最后几式,只有崆峒派的传人才能习得,而自己作为大弟子,又深得师尊厚爱,难道师尊其实是想让他学习这个,然后出去拯救苍生吗?
  他来不及多想,席地盘脚而坐,默念心法,而后一招一式地学习起来,他虽在道法上有一定的造诣,可毕竟还是年轻,资历尚浅,只能习得虚招,却不得心法合一,达到道法自然的地步。
  天下百姓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他却半点不得法,只能专心修炼,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参透最后一式。
  苍云兴奋地提气攀岩,果然,轻易地便伏在了垂直的墙面上,一鼓作气,他直攀到顶,劈掌打开青石地砖,映入眼帘的便是来时的内阁。
  再等等,再等一会,他一定能守住崆峒顶……
  只是这世间的事,从来十有八九都是不能顺人心意,又或是早已注定的。
  苍云一出缥缈殿便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息,崆峒顶上空的结界已经被破,入眼的便是一片猩红,到处都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死人味。
  他定定的站在原地,脑海里炸得生疼,胸腔里堵着一股恶气,却是怎么也发泄不出来,立马御剑赶到锁妖塔。
  可一切,都太迟了。
  他在缥缈殿的几个时辰,外界却已过了整整五日,也不过五日,锁妖塔被破,一时间群魔乱舞,高楼古塔全都变为一片废墟,众师兄弟惨死塔下,而那些一时被救的百姓,现在也只剩残肢半骸,静默地躺在血泊中。


作者其他作品

君为妖(灵异神怪)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