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倒霉的云真人

作者:虚墟 时间:2018-11-28 11:34 标签:双性 总受 产乳 3P 架空 东方奇幻

NP双性,就是云真人被一个坏攻变成双性,然后被一众攻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故事

云臻斩杀了一条吃小男孩的蛇妖,却不料蛇妖的主人秦三找上门来报仇。
将蛇妖内丹打入云臻体内后,云臻就倒霉地多出了女性器官,然后被秦三带著一路XXOO。
路途唯一慰藉就是云臻忠心的小坐骑白虎啦,可是白虎好像也被秦三带坏了……
                                                    
 
    ☆、1

  一道阳光穿过洞穴的小孔,照在云臻纤长的睫毛上,染出一道暖黄光晕。他眼皮动了动,在心中暗暗算了算时间,他已闭关千日,距宝鼎山上的九叶珠草成熟的日子只有一天了。他慢慢睁开眼睛,漆黑眼珠缓慢地转了转,聚在他身边的泛著紫色微光的结界慢慢消失。他从石床上缓缓站起身,伸手招来了自己的飞剑,轻盈地坐了上去,直接朝著宝鼎山进发。
  也就千日未见,这宝鼎山上的人气就比以前重了许多。云臻皱著眉从飞剑上跃下,指尖对著隐蔽在一堆干草下的捕兽夹一点,捕兽夹立刻变成了一块看不出形状的废铁。不远处忽地传来一阵虎啸,然後是一阵草木的摩擦声,一个长著黑色花纹的白色老虎猛地扑到了云臻腿边,将巨大的脑袋顶著云臻的胸膛磨蹭了几下,喉咙里发出猫儿一般的呜呜声。
  云臻抬手摘掉了白虎身上的几片树叶,抚著白虎的颈毛道:“莫闹莫闹,你都快一百岁了。”
  白虎微微张开嘴将云臻的手叼在两排利齿之间,喉间又发出一阵低低的呜呜声,一对碧色眸子直直盯著云臻。云臻任由自己的手被这个大家夥含得湿漉漉的,点点头只道:“没错没错,你成为灵兽後,我就将你收作我的坐骑。”
  白虎松开云臻的手,兴奋地咆哮了好几声,吼完之後它又想起什麽似的,猛地用尾巴缠住云臻的手臂,示意他跟自己走。云臻跟著白虎来到了九叶珠草生长的地方,发现曾经生机勃勃的珠草已经变成一棵枯枝。
  “你说珠草五日之前便已成熟,被一个男人抢走了?”云臻一向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讶然之色。九叶珠草的果实成熟後便自行脱落,外形上和普通白珍珠无异,想来是被普通人当作珠宝捡走了吧。
  白虎点了点头,借著一颗老树人立起来,翘起後腿示意云臻看。
  “真是辛苦你了。”云臻心疼地摸了摸那道尚未痊愈的箭伤。
  白虎委屈地呜咽两声,一双碧色眼眸居然泛起了点点泪光。
  云臻赶紧用手摸了摸老虎头,“现在宝鼎山人太多,你不能继续待在这里了。”
  白虎的眼泪立马收了回去,尾巴尖微微勾了起来,眼睛紧紧地盯著云臻。
  “待我向那男人讨回珠果,我就带你回行云洞。”
  白虎忍不住“嗷”了一声,前爪在老树上留下几道深深划痕。
  云臻与白虎一同躲在矮小树丛中,无言地望著那块脏兮兮的石板和石板上歪歪扭扭的“大山寨”三个字。一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老人正坐在石板旁研究自己的脚板,寨子里几个无精打采的男人聚在一起打无聊的嘴仗。
  “就是这里面的人射伤你的?”云臻本以为自己会看到更厉害的角色。
  白虎点点头,用前爪推了推云臻示意他快去快回。
  “知道了知道了。”云臻叹了口气,“你先回去吧,我办完此事自会去找你。”
  白虎一步一回头地离开了,云臻理了理身上的白袍,从树丛中走到老人面前,开口唤道:“老人家。”
  老人将视线从自己脚板移到云臻脸上,一瞬间似乎打了个寒颤,“啥……啥事?”
  不远处的男人们注意到有生人出现,也都渐渐围了过来。
  云臻对著这群人微微颔首示意,开口道:“数日之前,我在此处遗失了几颗珍珠,请问寨子里的各位兄弟是否看到过。若各位能将珍珠物归原主,我定会重金报答各位。”
  所有人都只盯著云臻不说话,饶是云臻已经活了好几百年岁月,也被这些人看得有些悚然,他微微低下头,心中暗忖自己身上是不是有什麽地方不合时宜。
  正在此时,一个低沈的声音自背後响起:“是我捡到的。”
  云臻急忙转过身,只见一个高大青年双臂抱於胸前,斜靠在一株枯树上。青年约莫二十三四岁,眉眼间满是邪魅之气,嘴角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让他看起来一副正算计著什麽的样子。
  云臻对这类人有一种天生的警觉与敌意,他再次确认了青年身上没有一丝妖气後,礼貌地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青年伸出一根食指在自己脑门上搓了搓,毫不在意地说:“今天刚刚让老三把一堆值钱东西拿下山去换点吃食,那几颗珍珠似乎也被他带走了。”
  听完这话,云臻心中微微有些懊恼,难道九叶珠果就这样石沈大海,与他失之交臂?
  青年停顿了好大一会儿又说道:“不过也不一定就卖得出去,你留到晚上等老三回来吧。”
  云臻犹豫了半晌,若是平日里这短暂等待对他来说不过弹指一瞬,不过他早已预知三日後将有一场日蚀,他的灵力受此影响正在逐渐变弱。他本想快些了解此事回行云洞闭关,却没想横生出这些枝节。思量再三,云臻还是对著青年点点头:“那就有劳了,还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大名倒是没有,兄弟们都叫我秦三。”秦三摸了摸鼻子,笑著问道:“先生你怎麽称呼呢?”
  “云臻。”
  “那麽,云先生,先进屋坐吧。”秦三将手自然地搭上云臻的肩膀,拥著云臻走进了寨子里。云臻不习惯与人贴近,却也不好驳这山村野夫的热络,一路僵著肩膀来到了秦三的房间。
  秦三殷勤地擦桌摆凳、端茶倒水,云臻生硬地道了谢,接过茶水默然无语。秦三似是感觉到云臻与他无话可说,主动对云臻道:“云先生你就先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料理点私事。”
  见秦三带上门离开,云臻放下手中茶盏开始闭目调息,只盼著夜晚快些到来,秦三口中的老三早些回来。可与往常不同,云臻感觉体内真气并未充盈运转,而是渐渐沈重凝滞起来。他警觉地睁开眼,低下头看向自己脚下,一个浅灰色圆形图案正在自己脚下慢慢成形,而他自己正处於这圆形的中心。
  云臻大惊失色,足尖点地跃起一丈多高,却被从圆形图案里伸出的黑色细丝绑住了脚腕。云臻足下使力打算扯断这些不停扭动的细丝,却反被细丝拉掉了鞋袜。他心中恼怒,伸手召来飞剑,自上而下又快又深地刺入地面,只余剑柄露在外面发出细微的嗡鸣声。地下传来一声受伤野兽般的哀嚎,声音之大似乎连屋子都摇了几摇,上一刻还纠缠不休的黑丝则立刻化为粉末。
  云臻赤著脚落回地面,对著屋外厉声道:“何方妖物,还不速速现身!”
  “哎呀,云真人真是厉害,我好不容易养成的宠物就这样被你一剑杀死了。”秦三苦笑著出现在门口,一脸惋惜的神色。
  “你是魔?”云臻从地面拔出飞剑直指著秦三的胸口问道。
  “你猜呢?”秦三的面貌身形均未改变,但满身的粗鄙之气正慢慢褪去,似妖似魔的污浊之气混合著浓烈的血腥气息渐渐包围了两人。
  “不管你是魔还是妖,都该杀!”云臻手掌向前一推,飞剑闪著银光直直刺向秦三的胸口。
  秦三像是赶苍蝇似的伸手胡乱挥了挥,那飞剑便断翅鸟儿似的直直坠向地面,剑身的银光也逐渐暗淡下去。
  云臻的脸色有些苍白起来,眼前这魔物的实力著实不弱,在自己力量的鼎盛时期或许还能与之一战,如今他受著日蚀的影响,或许不是这魔武的对手。
  “云真人,你想逃走了吗?”秦三似乎看出了云臻的退意,挑著一边嘴角笑道:“你为什麽不看看地上呢?你以为你还走得了吗?”
  云臻怀疑地向地面一瞥,他所站的这块地方如同一团湿透的棉花般,浸透了黑红液体并散发出强烈的腥气。
  “这可是被你杀死的那只小家夥流出来的,那只小家夥的名字,”秦三愉悦地走向云臻,“叫做土貊。”
  云臻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土貊这种东西经常埋伏在地下攻击猎物,并不算多麽厉害的妖物,但它的血液是制作符纸的极佳材料,能最大限度发挥符咒的功力。他稳住心神重新看向脚下,黑红液体仿佛有生命似的缓缓流动,已经形成了一个直径约六尺的复杂圆形图案。
  “我还是第一次用貊血来布阵,云真人你感觉如何?这锁仙镇还结实吗?”秦三轻轻松松地一脚踩入阵内,弯下身捡起云臻之前掉落的鞋袜,“云真人,你的脚还能抬起来吗?能的话让我帮你把鞋穿上如何?”
  云臻一动不动,怒目看向秦三。
  “看来是不用了。”秦三随手将鞋袜甩到一边,“云真人的脚这麽美,是该露出来让人看看。”
  “你想要我的内丹?”云臻看著几乎贴到自己身上的魔物,冷冷问道。
  “啊?真是抱歉,居然让云真人产生这样的误解。”秦三哈哈大笑起来,“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从前我身边有个十分貌美聪慧的蛇姬,可是五年前她突然消失了,我派出去的手下告诉我蛇姬被一个修道之人杀了。”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摊著双手一副无奈状:“杀了就杀了吧,谁让蛇姬跑去人类地盘吃小男孩呢。於是我又物色了一个狐妖来伺候我,可这狐妖怎麽都比不上蛇姬,让我的日子过得万分不称心,每天都在惦念蛇姬的好。然後我就想啊,我得做点什麽来报答蛇姬,比如给她报个仇什麽的。云真人你觉得呢?”秦三摸著云臻的脸颊问道。
  云臻隐隐记得自己是为了救一个男孩杀过一只蛇妖,“你想让我抵命?那蛇妖杀人无数,罪有应得,我一点都不後悔。”
  “唉……”秦三收回手背在身後,很是苦恼似的叹了口气,“见到云真人之前我确实是这麽打算的。可我没想到云真人是这麽貌美,让我怎麽下得了手。”
  云臻气得瞪大眼睛说不出话来。
  秦三仿佛想到什麽妙计似的打了个响指,“不如这样吧,你要是能顶替蛇姬的位置我就不杀你,这样公平吧?”
  云臻骂道:“有本事你就杀了我,魔物!”
  秦三听若未闻:“先让我看看你的身体比不比得上蛇姬。”话音刚落,云臻的衣服已化作粉末洒落一地。
  “住手,你想干什麽!”云臻又急又怒,却没法动弹,一张俊脸憋得通红。
  “皮肤很滑,而且比蛇姬的暖和。”秦三的手指在云臻脖子和肩头上摩挲了一阵,慢慢向下滑至胸前两点粉红,猛地掐了几下让云臻痛呼出声。
  “乳头小了点……叫声倒是很动听。”秦三摸著下巴评价道。
  “你这魔物,竟敢……啊……”云臻的斥责还没说完,就被秦三掐在自己阳物上的手打断了。
  “欢爱之时捏著你这里会不会让你更容易保持平衡呢?”秦三贴在云臻耳边亲密说道:“或者你觉得被我顶得不停摇晃比较得趣?”
  “淫魔!”云臻咬著牙怒骂道。
  “还没到最淫的地方呢。”秦三慢条斯理地走到云臻背後,蹲下身打量著云臻臀部。後者羞耻得连背都红成一片,臀部的肌肉也细细颤抖著,看来著实有几分可怜。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倒霉的云真人

[返回首页]
历史评论:
  
……是真的,太倒霉了,看得我好郁闷游客2019-01-06
  
心疼主角,男主好惨游客2019-01-25
  
被秦三,白虎,王招宝压,我觉得都还好,为什么要被几个恶心的山贼欺负,我都哭了,游客2019-02-09
  
我以为……他会自杀的……游客2019-02-10
  
完了 ???游客2019-02-18
  
我居然希望秦三和真人1v1游客2019-02-21
  
我比较喜欢招宝,招宝和秦三有种起点文里头主角和反派的意思,可惜作者结局实在太仓促游客2019-05-07
  
招宝,只能是妄想真人啦!得不到啊!游客2019-06-04
  
我也想只要秦三游客2019-06-28
  
excuse???什么结局??因为被捆被山贼轮就算了(最初看这里真的恶心)为什么一点交代都没有啊,结局就是被x然后就一笔勾销了吗????游客2019-07-29
  
没完结,最后回门派,还有副CP出来游客2019-07-30
  
其实挺好的。挺喜欢秦三。他们最后3p也很好,感觉挺自然。云真人真好欺负,我也想欺负。不太喜欢招宝,如果没他感觉会少很多事。游客2019-09-18
  
{quote}{content}被秦三,白虎,王招宝压,我觉得都还好,为什么要被几个恶心的山贼欺负,我都哭了,{/content}{title}游客 的原帖:{/title}{/quote}我也,受太可怜了游客2019-1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