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大秦国师 下

作者:故筝 时间:2019-01-15 11:50 标签:强强  励志人生  穿越时空  历史剧  

  内侍几乎快被吓破胆了,他匍匐在地上,连头也不敢抬,口中只嗫喏道:“王上,奴婢……”
  徐福出声打断了他的声音,“那我听了几句,是不是也该跪下来?”
  嬴政听出了徐福隐藏在其中的情绪,脸上的冰冷褪去,登时柔和了不少,“这等麻烦小事,寡人本不欲告诉你的。”
  “正是因你未告诉我,我才寻了他来问的。”徐福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快,他皱起眉,面色冷然,“这样的感觉,令人十分不快。”
  嬴政一怔,认错倒是极快的,“若你不喜,寡人日后不再瞒着你就是。”
  “没什么可瞒的,也瞒不住我。”他若是想要知道,总能轻易知道的,尤其是这样的事,只消他去问一问师兄尉缭,便能知道得一清二楚。与其从旁人口中知道,还不如嬴政一句不落地交代出来。
  若是真到了他去问尉缭的时候,那还指不准尉缭会如何添油加醋呢。
  嬴政瞬间也想到了其中的不妥之处,他原本只是被那些大臣闹得心中烦闷,并不想将这样的情绪也带给徐福罢了,谁知道无形中却是在他和徐福之间,竖起了隔膜。
  嬴政意识到这一点,当然是撤都来不及!
  好不容易他感觉到徐福对自己有感情了,现在若是因为那些个大臣搞砸了,那嬴政岂不是得怄死!
  “本也没什么大事,不过是这些人闲得操心到宫中来了,寡人应有几个姬妾,岂轮得到他们说话?”嬴政冷哼一声。
  徐福倒是不急不忙。
  这时还没流行起后世的,大臣爱往君主后宫里塞女儿塞妹妹……这时大臣们顶多就是一时短视,想着让王上去祸害别国公主,仿佛一旦祸害成功,自个儿就多有脸面一般。
  徐福现在还能有闲心在心底吐槽,实在是因为他对嬴政有着足够的信任。
  嬴政是什么人?他根本不畏惧朝中大臣,反倒是朝中大臣多畏惧他,嬴政真怒起来,连自己母亲都能给发配了,那更莫说是这些大臣了。若真是不识相的,嬴政根本不会为了劳什子名声,便委屈自己。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说的便是嬴政。
  嬴政本就是意志坚韧的人,只要他不愿,那么这些大臣也不会总上赶着找死,也不过就这段时间的事儿,想来很快便能过去了。
  徐福心里想得明畅,但嬴政心中却有些别扭了。果然,徐福还是不够重视他吗?哪怕听见这样的消息,也依旧是半分不动摇。
  嬴政压下心底的那点儿失落,正要开口岔开话茬。
  徐福陡然想起自己心头存了很久的疑问,倒是正好趁着这个时候,干干脆脆问出来就得了。
  “阿政,你为何不愿接受赵、韩的示好之意?”徐福的声音已经尽量柔和许多了,尽管因为他常年维持着清冷的嗓音,所以改善也并不大。但只要细致一些,便能听见他嗓音里的温暖。
  嬴政想也不想便道:“世上只有一个你,旁人如何与你相比?”
  默念数遍甜言蜜语乃是毒药的徐福,也还是忍不住心中微微一颤,就像是骤然间被谁触到了那一根弦,之后便久久难以平静下来了。
  徐福张了张嘴。
  嬴政静静地看着他,心跳突然快了些,不知为何,嬴政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他总觉得这一刻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那阿政待我,是何心意?”徐福低声问,他的嗓音低沉了些,也更暖和了一些。
  嬴政先是一愣,随即心头便涌起一阵狂喜。
  徐福如此问他,可是终于发现他心中的恋慕了?徐福是要他坦陈心中情思了吗?嬴政半天都难以按捺住心中激动的情绪。他的胸膛微微起伏着,整个人紧紧绷住,如同一座高大的山立在徐福的跟前。
  “我待你……”他一开口,都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于是不由得一顿,尔后他才接着道:“我待你,自是……”自是什么?嬴政哑然。他想不到合适的词句来形容。
  寡人待你,该是什么呢?
  嬴政只知自己满心都只余下徐福一人,但更细、更深的地方却没想过。
  嬴政有过姬妾,却从未有过恋慕的对象。
  所谓恋慕,爱恋、倾慕。嬴政将他这辈子所有的爱恋和倾慕,全都付诸在了徐福一人身上。
  ……
  徐福盯着嬴政的脸庞,见嬴政才刚说了个开头便打住了,徐福难得见到嬴政神思飘忽的模样,徐福的心跳不自觉地快了,他感觉到自己浑身都紧紧绷住了,就连气息都不自觉地轻柔了起来。
  这放在他的身上,是多么的难得啊。
  没关系,再等一等……
  从嬴政开了个头后,徐福便觉得一定要知道背后的答案了。若是换在之前,如果嬴政一时不说出来,说不定他已经没了耐心,摆摆手闭眼入睡了。但今日,他甚至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耐心都增多了。
  他可以等。
  只是因为太过执拗于问题的答案,徐福反倒没注意到,那瞬间,嬴政看着他脱口而出,“我对你”。是我,而不是寡人。或许他们谁也没注意到,但是冥冥中,好像就有什么发生了变化。
  ……
  “我对你,便是只愿与你在一起,除你外,眼中再也看不进他人的情意。”嬴政的声音依旧沙哑,但他却一口气说完了。
  说完他抬脚踹了一下那匍匐在地的内侍,内侍僵了僵,面上又哭又笑地跑出去了。
  天!
  他竟然瞧见了王上如今情深的时刻……若是说出去,恐怕都无一人会信吧。不,也不是没人会信的,毕竟阖宫上下都知晓,若在王上心中有一人是特殊的,那么这一人定然是徐奉常,哦不,徐先生。
  终于见到王上向徐先生表出心意,那内侍也不知为何,总觉得情绪飞扬,心中止不住的喜悦,就连方才被斥责的害怕都不知道跑到何处去了。
  ……
  嬴政突然这样坦诚,反倒轮到徐福有些呆滞了,等问到答案之后,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他也不知道啊。他原本就是想知道答案而已……
  但总不至于对着嬴政干巴巴地说一句“哦”吧。
  徐福无意间对上应嬴政的目光,对方不再掩饰的温柔和狂热,几乎要将徐福溺毙。徐福怔了怔,想要挪开目光,但是最后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挪开。
  “嗯……”拖延不下去了,徐福只能憋着开口,“嗯。”嗯什么?嗯,我也喜欢你?也并没有啊。徐福有点儿茫然。嬴政都能开口大方剖白了,自己怎么连个喜欢都说不出来?
  “我虽不似你那般,不过我也是很喜欢阿政的。”徐福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么一串话从嘴里说出来之后,顿时觉得也没那么难嘛。
  “……”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开来。
  这是什么意思?突然间不说话了?徐福抬起头看向嬴政,却见堂堂秦王,未来的秦始皇,他竟然微张着嘴,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徐福不快地暗暗撇嘴。
  他说的话,很令人震惊吗?嬴政竟是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寡人……很高兴。”嬴政回过神来,面色复杂地道。像是心心念念许久的一句话,终于得到了,一时间冲击过大,竟是难以回神了。
  嬴政心中暗暗思考了起来。
  既然他与徐福已然两情相悦,那此后他们身边自然再无他人的,那秦国王后自然也就成了徐福。嬴政甚至还想到,反正如今徐福也不做奉常了,不如干脆便来做王后好了……
  不过最终嬴政也就只是想一想罢了,他可以无视礼法和朝臣,但他却担心徐福生气。
  搁置下这个荒谬的想法之后,嬴政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徐福此时也有着同样的感觉。
  嬴政忍不住说出点话来,想要打破现在凝滞的气氛,“寡人待你这样情深意重,那你又如何回报寡人呢?”
  “回报?”徐福环视一圈殿中,不知何时竟是再无他人了,他的目光扫到殿门口,殿门口的宫人们齐齐打了个激灵,然后无比自觉地关上了大门。
  于是徐福沉默一会儿后,大大方方地宽衣解带,“嗯,这样回报。”
  实在是太实惠不过的回报了!
  嬴政爱♂不♂释♂手!
  ……
  ·
  正因着一次近乎交心般的瞎聊,徐福和嬴政之间的距离无形中被拉近了一些。情到深处,自然便会忍不住用肢体相交来表达心底的激烈之情。之后几日二人都是要大干一场才会罢休。
  转眼到了蒹葭成婚这一日。
  徐福记得很牢,所以哪怕前一夜并未休息好,他也揉着眼睑下淡淡的黑眼圈,从床榻上爬起来,并且命宫人选了一套黑色的衣袍。黑色在这样的场合会显得更加尊重人吧。
  嬴政甫一睁开眼,便看见了徐福穿着黑袍的模样,他的头发被冠起,黑袍贴着白皙的脖颈,两种截然相反的颜色给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嬴政心中一动,下身不自觉地便站了起来。
  他撑着床榻坐了起来,被子滑下来,露出赤裸的胸膛,黑发垂落在紧实的肌肉上,他却不知自己也成了别人眼中一道富有野性,极为张狂的美景。
  每回做完,徐福都很是想不通。
  为什么自己做完看上去娘炮了?而嬴政就更男人味儿了?
  难道是自己差了点儿肌肉?
  徐福不自觉地抬手捏了捏自己的胸膛,嬴政瞥见他手上的动作,简直恨不得将徐福的手拉过来,搁在自己的胸膛上,缓慢抚摸而过,那样才叫好。
  “如今已经不需去奉常寺了,为何今日起得这样早?”嬴政出声问道。若是起得晚些,他还能将人摁在床榻上,再吃一遍。
  “我要出宫。”
  “出宫?”嬴政心中危机感顿生,几乎是立刻便从床榻上起来了。
  内侍忙上前递衣袍,嬴政接过来匆匆往身上一罩,走到了徐福的身边,“你要去何处?”徐福在咸阳城中认识的人并不多,无端出宫他能去做什么?
  “蒹葭还记得吗?他要成婚,托人与我说了一声,我总要是去一趟的。”
  不过是成个婚么……这话嬴政当然没有说出来。
  “寡人与你同去。”嬴政不容拒绝地说完,随即便宽衣洗漱,同时还让人先送来了食物,二人用了一番。
  徐福马上要走,嬴政却按住了他的手,“急什么?昏礼在黄昏时,你一早跑过去,恐怕府中都无人招待你。”
  徐福愣了愣,迅速冷静下来。
  是的,他差点忘记了,这可不是在上辈子,上辈子结婚都是大清早的便起来接新娘了,这辈子却是黄昏时才举行。
  徐福按捺下来,与难得有闲暇时刻的嬴政坐在一处,他继续制药,嬴政则是在翻阅书简。
  很快到了下午,二人这才坐车马车,缓缓出了宫。
  到达蒹葭府上时,光看府外的打扮便能感受到说不尽的喜气了。等跨进府中,却只有三三两两的宾客,其中大部分还都是不认识的。这些人看上去打扮普通,自然也是认不出徐福和嬴政的。
  还是过了一会儿,徐福才看见了桑中、柏舟等人,他们在见到徐福之后,都不约而同地面带微笑,而在见到嬴政后,他们却是齐齐打了个冷颤,好半天都说不出话来,更别说往徐福跟前来凑了。
  嬴政冷飕飕地扫了他们一眼,便独自带着徐福寻了个地方落座。
  不久后老管家出来招待众人,老管家是认识徐福的,但那老管家对徐福还有点提防,虽然徐福可是很久都没来府上了,但老管家怎么也忘不掉当初徐福来找他们家夫人的事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