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好吃的方糕

作者:隐冬纪 时间:2019-08-15 09:35 标签:总受  
1vN,总受。
  N>=3
  方皋:彩妆博主(并不敬业),爱好1.
  不纯情,纯浪荡。
  攻1:霍缙,变态痴汉制片。
  攻2:箫澍,温柔外科医生。
  攻3:周凛,深柜直男学长。

第1章 01

  多么希望能彻夜乘骐骥以驰骋啊!
  同性婚姻合法化也就是最近几年的事,社会上尽管仍然存在着冷眼和偏见,但相较于曾经的水深火热,也算得上是天堂了。
  作为目前国内唯一一档同志交友节目,《基次方》因为这得天独厚的身份,在吸引了众多注意力的同时,自然引来了许多非议。
  不过,总制片霍缙才不会管这些。他们《基次方》,要热度有热度,要噱头有噱头,要后台也有后台,怕什么无知小民的骚扰。因而,第一季总共12期,从最初的动用水军造势,到后来每期必上热搜,在圈内已经形成了无可撼动地位。结束后,粉丝们意犹未尽大声疾呼第二季。
  第二季肯定是要办的,但不能像古人一样,“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台上24位形态各异的单身男士,可得好好物色、好好挑选。别什么村头的野鸡拾掇拾掇都敢上城里来卖。
  不过第二季,他想增设两个特邀嘉宾的席位,用来冷淡一下气氛。
  别的节目,通常都需要活跃气氛,但《基次方》,是一朵奇葩。这也不奇怪,台上那24位,虽说也有腼腆矜持的款,可大多数是明骚,给根杠杆就能跳段艳舞,来段BGM就能骚震全场,生怕别人看不见他这朵娇花正等着人来采摘。
  霍缙偶尔也会看节目录制,看得头疼,太吵了。一个女人等于500只鸭子,本着男女平等的原则,就算他们约等于501好了,再乘以24,多么庞大的数字啊!不过,这也不奇怪,现在的行情,决定了1这个种类的供不应求。要是不争奇斗艳耍尽心机,怎能抱得猛男归。
  霍缙不意外地也是个gay,还是个1.还很优质,可以说是1的随便多少次方了,不过结果还是1就是了。但这个事实他不敢透露给任何人,生怕一个不小心节目里的那二十来号幺蛾子就对他用强,一人来一次,那他就别想活了。
  不过这可能性不大,向来只有他挑别人的份,借那些小朋友一百个胆子,也不敢真的对他下手。
  他已经决定好了下一季的嘉宾了。还不是借着这嘉宾的名头,光明正大地和人发生点故事,……再发生点关系。要是那人不同意呢,不可能的,他有一万种办法,让人乖乖听他话的。
  亲身实测,百试不爽。
  方皋接到那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时正在一个姐妹的生日轰趴上,玩得正野。
  “您好,请问是……”
  “嘟嘟嘟……”
  实习生再次打过去,直到快挂断才被接起,这回她省去了客套:“方先生,我是《基次方》的……”
  再次被残忍挂断。
  “方糕儿,谁啊?”
  “卖保险的,还叫我方先生,哈哈哈哈哈哈。”方皋干脆把手机关了机,扔到了一边。
  寿星小姐妹揶揄道:“这位方女士,请你自重。别以为自己有了一阳`具,就忘记自己家中还有小儿在等待你的原生态母乳喂养。”
  方皋和他的“姐妹们”聊天从来都是这么没皮没脸的,更别说今天还是姐妹的生日,节操更是低于准噶尔盆地。
  刚刚玩游戏输了,众姐妹扒光了方皋,给他换上了一套火红色的比基尼。并要求他po到自己微博。
  方皋是不在乎什么脸面的,又没露点,扭捏个什么,他对自己这身皮肉向来自信。更何况,时常有人给他私信,要是聊得满意,你情我愿赴个约也是情理之中。
  于是,他大大方方地摆了几个拍,从动作到眼神可以说是相当勾人了。
  “发!现在就发!”姐妹们在一旁起着哄。
  “哎呀,急什么。你们信不信,”方皋直接就赤脚站在了长桌上,那双腿长且白,皮肤细嫩紧致,“信不信我发完不出半分钟,今晚就有主顾了。”
  “信信信,你赶紧的啊!”
  方皋心说,哼,这帮目光短浅的妇人,舍不得这3.31M的照片还想套到1,做梦去吧。
  话虽如此,他也不经常在网上约,毕竟谁知道对面那人会不会耍小机0,骗自己说一人来一次呢?他通常还是找的朋友的朋友,再认识新的朋友。但资源是有限的,圈里认识的那些个优质点的,都睡腻了。而且,不出意外的话,他的姐妹肯定早就睡过了。
  想到这,就感觉膈应得慌。
  哪天要是有专属于自己的那根就好了,也不至于可怜兮兮地成天和那帮骚鸡混一起共用。
  唉,多么希望能彻夜乘骐骥以驰骋啊!
  -------------------
  《基次方》:灵感来源于泰国同性`交友节目《TAKE GUY OUT THAILAND》.中文译名《男得有情郎》。

第2章 02

  他想占有这块儿“方糕”。
  方皋开了机,看到消息提示,有一个号码给他拨了十来个电话。
  哟,自己原来对那家公司这么有价值的吗?
  算了算了,做人最重要的一点,之一,就是给别人留点余地。那就等我办完正事儿给你小姑娘一个冲业绩的机会。
  我方皋就是这么人美心善。
  “要配什么文字吗?还是就这样发?”方皋问那些姐妹。愿赌服输,他方皋从来坦坦荡荡,做事就要做足。
  “给我想想啊……”姐妹A当真是尽心尽力,竟然真摆出一副认真思索状。
  方皋扭着过去,坐在姐妹A旁边,又对一旁的众人说:“今天可是姐妹B的生日,我这样抢了他风头,不合适吧?”
  姐妹B说:“我可不是心眼小成针的安陵容,姐姐你舒心了才是我最终所求啊。”
  方皋摸了一把姐妹B的脸:“小嘴还挺甜,不过,话说回来,为了滋养身体彩阳补阴,这龙鞭我可不会让给你。”
  “姐姐说笑了,哪里用得着让不让的,各凭本事罢了。”
  正当那两人清宫剧演得开心,姐妹A仿佛醍醐灌顶,提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你就说,转发抽一个同城同性粉丝今晚与我共度良宵。如果不幸抽到了异性粉丝或者非同城,可折现人民币2333,晚八点开。”
  “要是抽到了直男怎么办?”另一姐妹提出了一个严峻问题。
  方皋冷笑一声:“敢转这条的,想来也直不到哪里去。”
  他登录自己那个“正品方糕零售商”的账号,哒哒哒地打字。
  霍缙是个公众人物,作为《基次方》制片人,微博上发的不是广告就是宣传,除了那个官方账号,私人账号也是必不可少。
  除了关注那些麦片的露肉的,最近,他瞄上了一位彩妆博主,说是彩妆博主,一年到头也难得发几次彩妆教程,不搞代购也不开桃饱店,在这营销号漫天遍野的时代真可谓一朵清水芙蓉。他把他的微博从头到尾翻了一遍,逐字逐句地阅读了,每个视频也都点开看了,照片更是刷刷刷地保存到本地相册。
  越看越觉得,真是对胃口。
  安安静静不着重彩的时候像个邻家大男孩,头发软软顺顺,眼睛像会说话,想讨一颗糖吃,霍缙心想,别说糖了,命都给你。而一旦化上浓妆,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张扬恣意,笑得轻蔑又魅人,简直要把人三魂七魄都勾走。
  霍缙确实被勾走了。
  从前的小男孩加起来,也不如这一个带劲。
  他想占有这块儿“方糕”。
  他哪里知道,所谓清水芙蓉,实质上是黑心莲。
  小实习生颤颤巍巍战战兢兢地给霍缙回电话:“老板,他不接我电话,这可怎么办啊?”
  “想办法。”
  这宛如一句废话。
  不过老板的话从来不可能是废话,老板放的屁也好闻胜过了空气。
  小实习生只好再次拨了那个不可能给她回应的电话,但这次,不知电话那头的人是发了多大的善心,刚“嘟”了三声,就被接起了。
  “喂,哪位啊。”
  没想到那尊大佛竟然率先开了口,小实习生感动地抹了泪。
  “方先生您好,我是《基次方》节目组的,我们节目正在筹划第二季,十分恳切地希望您能作为我们的特邀嘉宾参与节目制作,不知您意下如何?”
  《基次方》这个节目,方皋略有耳闻。
  方皋:“现在骗子都用这新招了?挺与时俱进的啊?”
  “不不不,方先生您误会了,我真是《基次方》的。”
  “你这号码,是私人号码吧?”
  “啊,对。今天本来不用上班的,但是临时被老板安排了这个任务。”
  方皋突然话锋一转:“你们公司在哪儿?”
  “xx省xx市xx区xx街69号,28楼。”
  “有多少员工?”
  “xxxx”
  “企业文化知道吗?”
  小实习生说了一长串。
  “节目第一季第三期男嘉宾穿的什么颜色的裤子?”
  “印花沙滩裤。”
  方皋用ipad搜着第一季的图片,一看,还真是。
  至于前面几个问题,他也是随口一问。要是对方很快反应过来,那就很具有真实性了,毕竟谁没事儿撑着记这玩意。
  小实习生恍惚间回到了面试时经历了的快问答,那时,为了让新员工有对公司有进一步的认识,特地为他们修订了新员工手册,要求他们熟练掌握,作为面试的一个环节。
  但大佛方某好歹松口了:“好,我信了,但是这个事情,我得和你们老板谈。”
  这是在为难我啊,小实习生欲哭无泪:“老板很忙,他让我代表他来谈。”
  “那免谈。”
  方皋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第3章 03
  2018-10-07 23:34:08/2019-05-02 08:50:12
  红鸾星动,恐有桃花之灾。
  “方糕儿,和谁打电话呢,老半天了。”
  “潜在金主。”
  哼,这帮小浪蹄子,别看现在这副和和美美的样子,等各回了各家,保证是另一幅面孔,放在过去,自己肯定被各类狂蜂浪蝶扎小人扎了个遍。
  不过方皋,也不怕什么嫉妒,他就是天生丽质就是吸“精”体质,别人旱一天他就涝一天,别人旱三年他就涝三年。
  只不过,现在的时局也不太乐观了,抢手如他也有一个多月没开张了,这怎么行。
  上次走天桥碰到个神神叨叨的老头,说他红鸾星动,恐有桃花之灾。
  方皋心想,本人不信鬼神信奉的是马.列主义,还忒坚定。那人还说拉住他,苦口婆心地说他这桃花之灾极难化解,不能不信啊。


作者其他作品

好吃的方糕

上一篇:鉴罪者

下一篇:想跟你乱缠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