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情敌他又美又甜

作者:浅无心 时间:2019-11-02 09:39 标签:生子  甜文  ABO  豪门世家  幻想空间  
 沈思霏和贺西洲二人互为情敌,见面就掐,从小到大看不对眼,积怨已久。
  贺大总裁只想要个温柔体贴听话乖巧的beta作为配偶,沈思霏作为一个omega,表面圆滑随和,实则伪善自私,内里坏透,性子过于尖锐刻薄。
  直到意外标记后,贺西洲发现……
  沈思霏的信息素是香甜的牛奶味
  他的腰竟然这么细,声音竟然能这么软……脸红红的,连眼睛都是那么漂亮,像天上耀眼的星星。
  “他在勾引我。”贺大总裁无比肯定地认为。
  -
  失恋后的沈思霏惨遭利益联姻,逼婚在急,天性问题,转头就被情敌叼到了窝里藏起来
  情敌还说:我觉得我们非常般配!天生一对!
  -
  “我为什么爱他?”
  在黑暗里的贺西洲说,“因为他是我的光啊。”
  “如果可以,让我来宠你,惯着你,在我这里,什么委屈都不会有。”
  对外冷漠对内撒娇Omega美人受x霸道总裁Alpha攻
  必看要点:彼此互为救赎/情敌变情人/abo设定
  原名《情敌他又甜又软》
  谈恋爱小甜饼,只想写点ao日常!
  排:生子生子真的生子
  内容标签:生子 幻想空间 豪门世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思霏┃配角:贺西洲┃其它:ABO
  =============

第1章
  S城天气晴朗,南方三月的天气还十分凉。沈思霏裹着大衣,迎着医院的自动感应门,闻到扑面而来的消毒水的味道。
  有些刺鼻,他轻微皱了下眉。
  医院大厅很安静,呈现一种惨淡的白色。沈思霏没有去挂号,而是直接上楼,去了一处特殊的门诊。
  他拿出手机预约的证明,护士小姐从窗口看到他,弯眼笑道:“沈老师,今天来取药吗?”
  沈思霏低头登记身份,没有说话,只是点头笑了一下。
  他的身形清瘦修长,眉眼清秀,不笑的时候,带着点冷冰冰的淡漠。弯起眉眼的时候,整张脸都仿佛变得俏丽一般,眼瞳亮如星辰,本身雌雄莫辨的漂亮显露无疑,很引人注目。
  纸张登记表和身份证明被捏在白皙修长的指尖,手形也很漂亮,看着令人愉悦。护士小姐在这个特殊窗口工作七年,也看了对方七年,此时仍旧心动得脸颊微烫。
  长相并不硬气,却依旧有男人的风骨和帅气。再加上她打听过,面前的男人就在S城的重点高中任教,是一份工资不低、且很有保障的工作。人品好相貌好,举止礼貌,显然出身也好,这样的男人,必定有不少女人追求。
  只可惜,是个omega。
  人类第二性别在十八岁分化,beta最接近普通人的状态,而Alpha和Omega作为两个方面,都需要抑制剂来压制藏在本能里的发.情期。
  这是沈思霏第七个年头来取抑制剂。申请后每个季度两支,都是由政府严格分配给omega,只能在正规医院领取,抑制剂非常高效。
  政府一直宣传绝对人性化的婚姻自由,支持omega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并且研究高效而无害的抑制剂来强力支持。
  沈思霏常年依靠抑制剂,并没有意识到发.情期是怎样令人痛苦难受的一件事。他从窗口接过两支密封保存的药剂,“谢谢。不过这两日我有点感冒,用抑制剂会有冲突吗?”
  “不会有影响。都是温和性的成分。如果不放心,可以预约我们的医生进行具体的交流。三月换季,注意保暖。”护士微笑,“沈老师接下来去哪?”
  沈思霏把东西小心放好,“我去找陈医生。”
  护士道:“今天病人不多,陈医生应该在休息室里。”
  沈思霏道过谢,护士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了。
  高中数学老师沈思霏对医院外科室的陈今医生有意思,医院上下都知道。陈今性子温润,善良正直,乐于助人,待人体贴入微,似乎永远都不会生气,很好相处。大家对他都很有好感。
  但总让觉得这两人一起,气质不搭。
  沈思霏和陈今竹马竹马近二十年,彼此感情深厚,知根知底。沈思霏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第一次向陈今表示了自己的心意,陈今吓了一跳,只当他是开玩笑。沈思霏便决定温水煮青蛙,慢慢来。
  陈今是beta,但第二性别并没有什么影响,沈思霏只想找个合心意的配偶。更何况陈今与他相处最久。沈思霏固执的认为,没有人比陈今更合适的了。
  他性子里总是固守着某些最为熟悉亲切的东西,就好比是一个小孩子长大了仍然还保存着最初的娃娃,因为胆怯而害怕失望而不去接触新事物。
  沈思霏经常来这边,熟门熟路地找到了休息室,推门进去,陈今正好在打电话,见到他微微笑了一下。
  陈今的容貌清秀帅气,身高腿长,个子比沈思霏高上一点点,利落的短发,眼睛明亮,穿着白大褂,嗓音清脆而透着愉悦的情绪,“好,好的,以后再约。再见。”
  他挂了电话,“阿霏,怎么过来了?”
  沈思霏笑道:“来接你下班,一起去吃饭吗?”
  “好呀。”陈今看了眼时间,“前几天有点忙,今天可终于闲下来了。”
  沈思霏说:“正好我过来监督你吃饭。陈伯父老跟我唠叨,你一忙就顾不上吃饭,让我督促你好好吃饭。工作忙也不要落下三餐,不然你倒了,病人怎么办?”
  “阿霏你真好。”陈今脱下白大褂挂好,穿上自己的外套,“能认识你这么多年,我真的特别高兴。”
  沈思霏笑了一下,目光落在了长桌角落里,那边放了一束鲜红的玫瑰花,特别扎眼。
  沈思霏上去拿起来看了眼,抽出里面的卡片来,上面是很明显的打印出来的字体——
  “这条路无限漫长。我走在你的前头,无限懵懂;你走在我的后头,可曾看到我的脚印,踩到我摔跤时磕掉的牙,找到我从发际取下插在荒草丛生的路边行将凋谢的花儿。”终有一天,你会感受到我今天所感受的全部。
  沈思霏看了半天,身为数学老师的耐心告罄,心道这是哪里来的酸诗。
  最下边写了个“to陈今”,他往后一翻,署名落了个“洲”字。
  呵。
  啪嗒一声,整束玫瑰花都被丢入了大垃圾桶里。休息室的垃圾桶干湿混合,夹杂着各种食物残渣,气味诡异而独特。陈今知道这束花是真的废了。
  陈今:“哎我这花我还没摸上呢,你就给扔了。”
  沈思霏沉着脸说:“不然呢,你要拿着它出门吗?”
  陈今:“其实你不发现,我还给忘了。”白日里病人一来,他就忙得顾不上其他了,上面的酸话,就沈思霏一人看见。
  沈思霏轻哼了一声,眼里带了点阴沉的怒火。他在外总是冷冷清清的一副难以接近的疏远模样,鲜少有这样的情绪外露和失态,完全是因为送花的人,叫贺西洲。
  沈思霏在七岁时被带入福利院,九岁时结识贺西洲,那时候他还叫沈川。到现在成年了,两人的旧怨随着彼此都对陈今有意思而逐渐加深。
  其实这只是个俗套的故事。陈今是福利院陈院长的儿子,自小善良可亲,关心呵护他人备至。沈思霏当时是被家人排斥的小可怜,而贺西洲来时浑身脏兮兮的,如同一只被捡来的小狼崽,两人毫无疑问都受到了来自陈家最大的善意。
  最后这份善意变成了模糊的好感,两人就变成了情敌。
  沈思霏原先就看贺西洲不顺眼。他来福利院是因为生母去世,沈父再娶,家中没有立足之地。
  他记得贺西洲过来的时候,是一个暴雨的夜晚,浑身是伤衣裳破烂的小男孩,眼瞳深沉如夜色,眼神阴鸷,面露狠戾和防备,如一只牙还没长齐、却已经被激发了血性的狼崽。
  贺西洲跟他们这些小孩不是一类人,他天生有着某种刻骨的偏执和残酷喋血的气息,让人畏惧和退缩。
  沈思霏一接近他就想炸毛,他和陈今边走边说:“不是。贺西洲不是个好人。他是白眼狼、大渣男,人品太差。你最好不要再跟他联系和接触。”
  陈今道:“你别这么说贺西洲啊,也别老一见面就跟点了火.药桶似的,我们至少在福利院里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了,你们好好相处不行吗?”
  沈思霏轻咳了一声,感觉喉咙又痒又痛,他感冒没怎么好,“那又怎么样,他现在人在国外,也不在这里。况且我跟他三字不和,命中注定你死我活。”沈思霏铿锵有力地说,“这辈子,绝对不可能好好的。”
  第一眼的不善的直觉,幼时积怨,再加上两人同时追陈今互为情敌,这辈子沈思霏都不可能与贺西洲坐在一张饭桌上好好说话。
  “况且姓贺的一直在国外,长久没有回国。他在国外混的风生水起也好,最好永远别回来,让我看着心烦。”
  沈思霏和陈今并肩走出了医院,黄昏的晚霞铺在大地,耳边响起两声急促的鸣笛。
  大门旁边停着一辆黑色汽车,一人从里头出来,眸色淡淡地朝他们望过来。
  他的身量很高,气势迫人,即便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也能从气质和身形都可以判断出是个强势又居于高位的alpha。他的脸轮廓分明,凌厉的有几分侵略性,一双阴沉沉的眼深邃且冰冷,唇线冷硬,显得冷酷极了。
  陈今一愣,惊喜道:“……西洲,你回来了?!”
  沈思霏在一旁毛都炸了。
  Beta平时闻不到alpha的信息素,除非是alpha和omega的发情期,信息素浓郁到了一定程度才能闻到。可沈思霏是个抑制剂即将失效、刚取来抑制剂还没来得及打、禁欲七八年的omega!
  贺西洲的信息素淡淡的,是种清苦的冷杉味道,又似乎浓郁沉重如同某种万年之久的沉木,奇异地勾得人想要过去一探究竟。
  贺西洲眼神略微柔和了些,“早上刚下的飞机,怕打扰到你就没说。一起去吃饭吧。”
  陈今点点头,贺西洲刚回来,他请客接风洗尘,也该聚一聚。
  退到柱子后的沈思霏忙上前拉住陈今,面露凶光地看着来人,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还知道回来?”
  贺西洲:“跟你无关。”
  沈思霏掏出手机:“陈今,我叫的出租车到了,我们走吧。”
  陈今说:“正好,我们仨一起去吃个饭聚一聚吧。”
  沈思霏毫不犹豫:“不行!”
  他就是撕破了脸,不,即便撕破了脸,这辈子也不会跟贺西洲在一张饭桌上吃饭。
  贺西洲发出一声冷笑。
  陈今:“……”
  作者有话要说:*贺:雨女无瓜
  追妻火葬场和真香警告,真的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