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我靠美颜稳住天下

作者:望三山 时间:2020-11-06 09:38 标签:强强  穿书  爽文  宫廷侯爵  
1.
  顾元白穿成了耽美文中存在感稀薄的病弱皇帝,皇帝是个背景板,全文都在讲着摄政王和京城第一美人的掌权史和相恋。
  顾·野心勃勃·元白:我笑了。
  他都是皇帝了,怎么可以不掌权天下,不去开疆扩土名留青史呢?
  2.
  这一日,暗藏熊熊野心的当今大将军之子、未来摄政王薛远,头次随着父亲进了宫。在人群之后抬头一看,却瞥见了这年轻天子的容颜。
  天生反骨的薛远唇角一勾,轻蔑地想,这小皇帝怎么长得比娘们还漂亮?
  身子病弱容颜太盛,这拿什么治理大恒。
  拿体弱吗?
  3.
  薛远冒犯了顾元白之后,被压着带到顾元白身前。
  顾元白轻声咳嗽着,大雪纷飞落满了他的肩头,薛远面色阴沉。
  “朕心情很不好,”顾元白轻瞥了一眼未来的摄政王,柔柔一笑,哑声道,“别惹朕不开心,明白了吗?”
  薛远像条疯狗。
  可顾元白什么都不怕,他只怕不够刺激。将疯狗驯成忠臣,这恰好让他以病弱之躯觉出来了另一种挑战了。
  可一不小心,好像驯得过了头。
  【甜爽文】
  【cp薛远,疯狗攻,雷慎入】
  【很多细节和原因在后文才会揭示,前文时稍安勿躁呀】
  排雷:
  ①架空爽文,大乱炖,勿考究,有bug
  ②攻很狗,很讨人厌!
  ③受强,野心勃勃,但身体病弱,万人迷
  ④原文攻受没有爱情,彼此认为对方对皇帝心怀不轨
  ⑤祝看文愉快,微博@晋江望三山s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元白,薛远 ┃ 配角:褚卫,常玉言,田福生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其实是靠实力
  立意:努力一下,造福天下
  作品简评:
  顾元白穿成了耽美文中身体病弱的小皇帝,用了三年时间清洗了朝堂和内廷,刚摩拳擦掌地打算干一番大事业时,他就轰轰烈烈的病了。性格强势而理想高远的他这时才知道自己穿进了耽美文中,而在不断的掌权治国之中,他遇上了疯狗土匪一般的原文男主攻。本文文笔流畅,主角的心性和毅力非同常人,权谋和感情写的自然而然,值得一看。
  ======

第1章
  京城二月,春寒料峭。
  大内寝宫内,来往的宫女面上带着喜意,步步生风的往殿中端着热水和巾帕。
  明黄龙床上伸出一只白皙的手,一旁候着的小太监心惊胆战地看着圣上光着双脚就要下地,太监总管田福生正在外头给陛下暖着鞋子,这会没人拦着,大病初愈的圣上真的就要光脚踩在地上了!
  小太监来不及多想,一个激灵就窜过来往床前地上一趴,那双天下最尊贵人的双脚,就及时踩在了小太监的背上。
  小太监满头虚汗,竭力放松着背部肌肉,生怕绷着了让圣上踩着不舒服,又心中埋怨自己的衣服太过粗糙,生怕划伤了圣上的脚。
  圣上笑了一声,笑骂道:“滚一边去。”
  小太监不敢不听他的话,但也不敢让他就这样下地,大着胆子道:“圣上不可,地上凉,会有寒气从脚底渗入龙体。”
  田福生一进来就听到小太监这句话,忙上前跪倒在地,手里捧着龙靴,假哭道:“圣上,小的这就来服侍您下地,您可万万别将脚放下来,小的这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顾元白哑然失笑:“朕看你一天能跳出个十七八回。”
  田福生嘿嘿一笑,小心托着顾元白的双脚,细心给他穿着鞋袜。
  顾元白嗅着满屋的熏香和药味,心中不禁叹了一口气。
  他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皇帝,而是积极向上的二十一世纪的有为青年,玩高空跳伞时穿过云层的刹那,一睁眼已经在这具身体上醒来了。
  这个朝代叫大恒,记忆中没有,应当是架空,生产程度到达了北宋的水平。
  顾元白的这具身体当真是举国之力养出来的娇贵,就是太过病弱,皇上当的也没有多少实力。
  顾元白来的时候,宦官专政已经出现了苗头,要知道宦官专政的出现往往表示了一个王朝已经走到了中后期。权臣和地方势力膨胀,宦官也想要操纵军政,顾元白拖着这幅病体,蛰伏了整整三年的时间,一举将权臣和宦官集体拉下了马,清洗了一遍前朝和内廷,暂且平衡住了三方势力,将皇权威严恢复到了盛时。
  正当他准备摩拳擦掌大干一番时,身体没顶住,在冬末之际,迎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风寒。
  重病那几日顾元白偶然之间听到了一两个极为耳熟的名字,这才终于想了起来,他不是穿越到了一个架空世界,他是穿了书。
  书里的小皇帝活不过几年就会死,给书里的男主角攻、大名鼎鼎的摄政王让位,书里的男主角受是个能臣,会辅佐摄政王留下传世佳名。
  顾元白是个直男,铁直,知道这本书还是因为这书改编成了社会主义兄弟情的宫廷政斗网络剧。
  知道自己活不了几年之后,顾元白就佛了,先前的野心都扔在了一边,还没有一只酱鸭来的香。
  这皇位注定不是他的,他现在做的再多,都是让未来的皇帝捡漏。
  这次病中,顾元白想了很多,最终决定顺其自然,他管好他自己这几年,享受好人生最后的一段皇位时光,顺便打打酱油,围观围观书中两位男主角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顾元白还真没见过这样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圣上,好了。”田福生放下顾元白的双脚,轻手轻脚的生怕弄疼了圣上。
  顾元白终于站在了地上,宫女拿着熏好香的常服来为顾元白更衣。
  衣裳还没换好,外头有太监前来通报:“圣上,和亲王同户部尚书及其公子正在殿外等候。”
  “让他们进来。”顾元白道。
  太监将三人引了进来,三人朝着顾元白行了礼,顾元白淡淡应了一声,“起吧。”
  户部尚书的公子还未立冠,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年纪,他早上被他爹叮嘱了十几二十次,万不可直视圣颜,但不让他做的事他偏是要做,如今站在和亲王和爹爹身后,借着角落的隐蔽,偷偷抬起了眼。
  天下之主,正如顾元白所说,是举国之力养出来的最娇贵的人。
  小公子这一抬眼,就见宫女小心将圣上的一头青丝顺在身后,圣上今日才病好,为了讨个喜庆,特地穿了一身红袍,玉面映着薄红。
  小公子呼吸一窒,心口砰砰乱跳,连忙慌乱的低下头,再也不敢抬眼看上一眼。
  “这就是汤大人家的大公子?”
  顾元白的语气和气,汤大人受宠若惊,躬身道:“圣上前次才同臣说过宫中少了些年轻人,犬子资质平庸、天生愚笨,但胜在年轻,平日里闹得很。若是圣上不嫌弃,臣就让他多进宫陪陪圣上,也好给圣上解闷。”
  顾元白又想叹气了。
  前些时日他刚做成大事,这样的暗示是为了让这些大臣把家中孩子送到宫里,既是将他们当做牵制臣子的绳索,又是为了以示恩宠,好敲打宠爱几番分裂文人官僚集团,三是想看看有没有有为之才,好趁早培养忠心收为己用。
  但现在,他没这个心了。
  “过来,让朕好好瞧瞧,”顾元白朝着小公子招了招手,“汤大人莫要自谦,你教导有方的名声,朕也是听过的。”
  小公子屏着气走到圣上跟前,汤大人也紧张的背部微湿。自从圣上一举清洗大内之后,他面对圣上时总会紧张无比,圣上在朝中的威严越加浓重,他担心嫡子御前失仪。
  还好圣上今日心情应当不错,问的问题也很是和睦,小公子一个个答了,从开始的结结巴巴也逐渐放开了起来。
  顾元白正要端起杯子喝口茶,手上却陡然无力的一抖,茶杯摔落在地,发出刺耳的一声脆响。顾元白看着地上的碎片,只觉得一阵怒火攻心,喉间一痒,开始咳嗽了起来。
  小公子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朝着圣上看去,圣上白得透明的手指摸着胸口,长眉微蹙,先前淡色的唇,如今已被咳得如染胭脂。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