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寻找魔尊的日日夜夜[重生]

作者:妾在山阳 时间:2018-12-09 12:05 标签: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幻想空间  前世今生  相杀相爱  

重生√双向暗恋√今生前世√相杀相爱√寻找√
一代魔尊,重生在了一位灵根废、脑子傻、好龙阳的二世祖身上。
二世祖渣天渣地,不久之前,才渣了因为意外而变小了失忆了的门派某位首席大弟子。
于是谢柯开始了不断被陷害、不断被追杀,日日夜夜提心吊胆的生活。
身心俱疲!
——求助,我要怎么摆脱这个一心想要杀死我的神经病!
谢柯:渣你的人不是我!你能洗干净眼睛么天才?!
沈云顾微笑:自始至终,只有你。
千山万水,踏遍三界。
你眼眸深处不朽之火,渡我无涯海上万千寻思。

大概是一个狗血苏爽的故事~
CP属性:高冷又神经病的天才X避不开神经病被气笑的魔尊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柯 ┃ 配角:沈云顾 ┃ 其它:
==================

  ☆、谢柯

  静心殿四下无声。
  偌大的宫殿内摆着三十方青色长桌。
  所有考生端坐案前,握着笔,一目十行地回答上面的问题。
  此时香烟已经燃至一半,意味着离考试结束只有半个钟头,大多数人眉眼已经有了一丝焦躁。
  这是赤阳派三年一次的从外门弟子升为内门弟子的晋级考试。
  先是武试,后是文试。
  能从武试中脱颖而出的他们无一不是筑基初期,实力相差不大。
  现在考的就是对阵法符术丹药的掌握程度了。
  谢柯坐在静心殿的角落里,气定神闲。
  他穿着赤阳宫外门弟子的标准衣着,和其余二十九人一模一样,雪白内衫,天蓝外罩,偏偏他信笔而书的样子,成为了考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坐在上方监考是两位金丹长老。
  一人面色严肃,不怒自威,视线来回扫视过每一个人;一人笑眯眯的,捋着长长的胡须,眼神有意无意地往谢柯那里看。
  谢柯正顾自奋笔疾书,一路下来顺通无阻,没有卡一道题。
  这些题在他看来都不叫题。
  隐身符。
  这不是三岁小孩都会画的么。
  夺舍阵。
  这个口诀还要背?
  固元丹。
  炼它的草药还值得考?
  他的一举一动被人都收入眼中。
  陈长老使了个眼色给旁边的道友,用神识说:“你看看谢柯。”
  专注于监管的另一位徐姓长老对此嗤之以鼻:“看他干什么,他的卷子保不准比他的脸还干净。”
  陈长老道:“这回你可猜错了。谢柯把所有的题目都答出来了,而且,”陈长老笑得意味深长:“还都答对了。”
  徐长老微讶,也认真往谢柯那里看了一眼,扫过他写的每个字后,一愣:“居然还真是。”
  随即厌恶的神色在脸上一闪而过:“他是提前知道题目了吧。又打着重阳道人的名号在外为所欲为。”
  陈长老笑:“你想多了,这一回出题的人是药峰峰主重明道人,和他爹一个辈分的,他哪威胁得了。”
  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有些怪异了。
  赤阳宫谁人不知谢柯之名。
  灵根废,脑子傻,为人还贪婪好色、张扬跋扈,是所有元婴道人的后代中最不争气的一位。
  就在几个月前,因冒犯了沈云顾而被贬至外门。
  沈云顾是谁,当世第一人,掌门门下首席大弟子,艳惊四海八荒的天才。整个赤阳宫无人出其右,也就只有谢柯这种不长眼的蠢货敢去招惹了。
  最后自食苦果,连他爹都帮不了他,被关了足足一个月,还直接从内门降为外门。
  “他这是作弊了?”
  徐长老提起了警惕心,坚决不打算让谢柯这颗老鼠屎坏了考场的秩序。
  “我看他也有一会儿了,他没有作弊。”陈长老又捋了捋长嘘,笑呵呵,道:“看来这回他还真的是下了苦工的。”
  徐长老怎么也不肯信:“运气好吧。”
  虽然这话他自己说出来都觉得没道理。
  两位金丹长老之间的交流没有声音。
  不过就算谢柯听到了,也根本不会在意。
  就在他答题答得快要睡着的时候。
  他写到了最后的仙史题。
  一直在唰唰动的笔,停下了。
  第一个题目就叫他惊醒。
  ——凤凰神尊曾涅槃三次,分别在哪,又是为了什么。
  谢柯看了很久。
  三次???
  哪来的三次?
  只有两次。
  第一次,上上天,出生。
  第二次,不周山,重生。
  他也只写了两次。
  第三次涅槃,闻所未闻。
  他的目光继续往下。
  陆陆续续写了几道题后。
  谢柯看到最后一题。
  这回他干脆把笔都放下了。
  ——列举出魔头谢知非所做的几大恶事,谢知非是怎么惨死的。
  谢柯:嗯……有点意思。
  他低头,漆黑的长发落到了桌上。
  角落里,恰光影过窗柩,打在他的侧身。
  少年坐姿挺拔,乍一看,有一种名士的风雅。
  魔头谢知非,那都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
  没有灵根,以武入道,法器就是掌心火,凭凡人之躯,御火在万千剑修法修中,一人独登顶,创了古往今来只属于他一人的道。
  不久堕落成魔,为证杀伐,屠尽百人城。
  最后被正道人士诛杀于无渡海上。
  沉入海底,尸骨无存。
  这是他从后来人中听到的关于自己的故事,好像还有点传奇色彩。
  谢柯挑眉。
  ……几大恶事?
  他上辈子做的恶事无非两样罢了。
  甚至,第二件事,到死都还是一厢情愿……只是存在心中的恶念,什么行动都没有付出。
  屠城。
  然后……
  他蘸墨,在白纸上,面无表情,一笔一划,写下了二字。
  ——渎神。
  他笔一收,用手拿起试卷的两端,立起来看,纸上的墨迹还没干,谢柯借着光,眯着眼,目光只定格在仙史第一道题的那四个字上。
  凤凰神尊。
  凤凰神尊......
  沉入海底的那一刻,万般念想都归于原始空寂。
  昔年承恩不朽火。
  昔年求道不渡海。
  昔年凤凰座下三千琉璃盏,他一一数过。
  只是往事成灰。
  他看着自己写下的字,想着:还是烧了吧。
  念头只是刚刚一转,他还没有做出实际动作。
  谢柯就听到了滋滋滋的声音,他一愣,往下看——
  一团幽紫的火正在试卷底部蔓延。
  他听到了旁边人的惊呼。
  不止他一人的卷子起了火,所有人的卷子都莫名其妙燃了起来。
  “怎么回事?!”
  “卷子怎么突然就燃了起来!”
  监考的两位金丹修士也被惊动了,那紫色火焰一看就不是凡物,蕴含森冷暴虐的气息。
  徐长老出声喝道:“都安静下来!不要碰卷子!不要碰那火!”
  考生们压下慌乱,不敢动弹。
  陈长老则一挥袖,把所有人桌上的起火的卷子卷到空中,定住。
  整个精心殿上方弥漫一团一团的紫色火焰。
  幽冥紫火映入了谢柯的眼中,他只是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把手里起火的卷子往上一抛。
  恰一阵风从窗外回来,他的那张卷子往前飘,碰到了其他定着的试卷。
  成为引火,在所有人惊惧的瞪大的眼睛里,滋滋滋,一连二,二连四,唰地形成了一片燃烧的火海,悬在每个人头顶之上。
  谢柯:......
  徐长老呲目欲裂,一声怒吼震得整座山头都抖了抖:“谢柯!!!”
  庆幸的是,那火并没有把精心殿给烧到。
  就在两位金丹前辈用尽术法也灭不了火,急得不行时。
  火慢慢自己停了。
  只余灰烬簌簌落下。
  谢柯出了静心殿,迎面撞上的,就是他那一群缺心眼的小弟。
  小弟们见他出来纷纷两眼放光,凑上来把他围住,叽叽喳喳。
  “老大你没事吧!”
  “我们看到冒黑烟了,是不是起火了呀。”
  “哎哟喂,我就说老大你参加这种考试干什么,等过几年,这件事风头过去了,你想进内门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这没伤到你吧,老大。”
  谢柯挥挥手,心情日了狗:“伤到没伤到,只是又要去掌门那里走一遭罢了。”
  众小弟:“......”
  众小弟:“......老大你自求多福。”
  谢柯也觉得自己应该自求多福。
  掌门对他本来就是厌恶至极,如果不是顾念他爹的面子,他早就被逐出赤阳派了。
  仔细想想,他今天真的什么都没做,放火的人又不是他。但依据掌门对他的厌恶程度,光是不听长老命令差点烧了静心殿这一点,就足够他吃不了兜着走。
  他依徐长老的命令,自己前往玄光宫见掌门。
  谢柯站在灵鹫上,旁边是一位御兽宗的小哥。
  俯视而下,赤阳派钟灵毓秀的七大峰,云海翻涌,仙气氤氲,往来的弟子们英姿飒爽。
  御兽的小哥是个话多的。
  “外门升内门的考核都那么多年了,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要我说谢柯你也是倒霉。”
  御兽宗的小哥认识谢柯,毕竟谢柯这张人见人憎的脸,让人想不认识也难。
  “你上回见掌门后,被关了一个月,直接被降为外门。这才没几个月,又要去见掌门,还都是因为同一个人,啧啧。”
  语气里满是幸灾乐祸。
  谢柯看他,道:“嗯,你说说。”
  御兽宗的小哥嘿嘿笑出一口白牙,眼里满是戏谑:“说起来事情也是新奇,一位外门弟子缺考了。他的卷子就摆在窗边的位置,一阵风吹过,把卷子吹到了外面,恰被自外游历回来的沈云顾捡着。听人说的,沈云顾看着那卷子,一道一道题看过,然后笑了,也不知道是失心疯还是咋了,一把火就把手里的卷子烧了,卷子被下了追踪术,这一起火,所有卷子都了烧起来。”
  “你说他是不是有毛病。”
  谢柯稍微想了一下几月前的那破事,冷淡道:“他什么时候没毛病。”
  小哥惊讶:“知道他有毛病你还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死命要拜到掌门门下!你怕不是更有毛病吧。”
  谢柯:“......”
  小哥百思不得其解,愤然:“不光你,还有全派上上下下的女修!瞎了眼了!一个个什么似的跟在他身后!就因为他长得好看?”
  小哥对这个颜控的世界绝望了:“她们怎么都这么肤浅!”
  谢柯低头,笑了笑,没说话。
作者有话要说:  我回来了√
(づ ̄3 ̄)づ
这篇大概有点单元灵异剧的感觉,不过主线还是谈恋爱√
非正规除妖降魔,妖魔都是人心~
邻近考试周开文,大概我是不怕死@( ̄- ̄)@
主要是,不发出来,我拖延症,根本就写不下去╮(╯▽╰)╭!
因为这个月考试多,也不一定日更(会尽量日更)。
所以,现在不支持追文。
我发出来也只是为了激励自己。
寒假一月十五开始,我来日六千~日万~

  ☆、沈云顾

  玄光殿里已经站了很多人。
  谢柯一进去,就获得了无数人“怎么又是你”的嫌弃眼神。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