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鬼灵殿下变弯了[重生]+番外

作者:菊长大人 时间:2017-09-10 21:12 标签:甜文  年下  灵异神怪  

 

备注:

 

傅成蹊运气太差。

前世贵为太子,立志做个风流纨绔的昏君,二皇子发动政变,太子崩;

死后怨念太强,化作明水城鬼灵殿下,人人谈之色变,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白毛小子打败,盾;

一朝重生,无端成了白毛小子的断袖师兄!还自带阴阳眼技能!开启了日日捉妖抓鬼画符养家糊口哄师弟的奇妙生活……

傅成蹊:阿简,你吃橘子不?

白简行:不吃

傅成蹊:我给你剥皮,你吃不

白简行:……吃

傅成蹊:气到没脾气剥橘子【手动微笑

傅成蹊:阿简,晚上干那事不?

白简行:不干

傅成蹊:给你衣服都脱了做不做?

白简行:躺下!

此文又名→_→

《师兄总想掰弯我怎么办,在线等,急》

《不小心把师弟养弯了》

毕竟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柴米油盐酱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醋茶那点事?

诶等等,是不是鬼灵殿下的重生画风不对?

诶再等等,白小师弟,你好像长得有点像我前世的断袖初恋???

冷面傲娇腹黑醋坛白毛攻X嬉皮笑脸风流不羁异瞳受

 

食用指南:

1.本文非正经修真文,修炼系统比较随心所欲(可以忽略的程度,无法飞升……

2.年下攻~

3.受自我感觉良好,在开车前,一直以为自己是攻……

4.日更,坑品很好,绝不弃坑。

5.he这种事还用强调么?

 

排雷:

非生子文!非生子文!但羽衣人章节有男子怀孕桥段

内容标签: 年下 灵异神怪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成蹊;白简行 ┃ 配角:顾笙;顾筠;傅宁远;连昭; ┃ 其它:

==================

 

  第1章 鬼灵殿下

 

  泠泠的笛声从夜半开始持续鸣响,直到破晓方停。

  守在明水城外十里地的侍卫,已经一年没见过白昼了,此刻看到东方天空渐渐泛白,都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睁大眼张开嘴,嘴唇颤抖眼泛泪光激动喊道:“鬼灵殿下被收服了!”

  “邪不胜正!千万死者的怨念都被净化了!”

  “天佑我大乾国,丧心病狂的鬼灵殿下终于被制服了哈哈哈!”

  “明水城终于迎来了白昼——”

  乾元八年正月初六,就是一年前的这天,太子生辰,乾太宗次子傅宁远率领千万兵马,血洗当时太子所在的明水城,杀兄弑父,史称「明水城之变」。

  一曲霓裳未舞罢,一池明水已被血染透,尸横遍地,阴风四起,腐腥味三月不散。

  虽说立嫡以长,礼之正也,但太子傅成蹊庸劣无能,风流纨绔,湛于酒色,沉溺修习邪术,没有一丝一毫作为太子的自觉。自古成王败寇,明水城之变后,二皇子傅宁远立自己为皇太子,继承帝位,年号修元,社稷乃定。

  政变后,明水城沦为一方死城,太子傅成蹊死后怨念过于强大,鬼灵群集驱之不散,终日瘴气弥漫,寸草不生,永无白昼。传说只要有生人进入,没一个能活着出来的,死相极其惨烈可怖,不得全尸。

  禁忌之城,死者之域。

  “怪哉怪哉,这太子殿下生前没什么能耐,脾气也温吞,怎么变成怨灵竟这般狠厉?”

  “不甘心罢,毕竟二皇子是他最亲近之人,竟连他不满周岁的幼子都不放过——”

  “斩草除根,这是普通人都晓得的道理,何况当今圣上——”

  “听说当时血洗明水城,那太子是自刎而死的。”

  “可不是么,都这样了还有什么活头,被抓住也是一死——”

  “那倒未必,当今圣上不是对他兄长——”

  “咳咳咳……真真假假谁说得清……”

  唏嘘归唏嘘,这恶灵一除,整个大乾国一派喜气洋洋,这一场人鬼之役大快人心。皇上欢喜,下旨免除天下赋税一年。

  被黑暗笼罩了一年的明水城,东方之既白。

  *

  沉重又踏实的感觉,眼睛睁不开。

  深深吸了一口气,空气里满是刺鼻的香粉味儿,这种妖娆俗媚的味道,傅成蹊当然再熟悉不过——合欢香。

  又吸了一口气,从这品相判断,应该是三流的合欢香,粗劣不纯,十分呛鼻。

  一条软软的腿挂在他腰上,撩了撩,蹭了蹭,风骚得很。

  傅成蹊心下诧异,霪香缭绕美人在侧,原来人死后是这般待遇?!甚好甚好,孤艳福不浅,就是不知身侧这人儿美不美娇不娇,想着想着便挣扎着睁开眼——

  一道日光从窗格漏下映在他脸上,白晃晃的刺目得很——

  嗯?这阴曹地府还能看到日光?

  “公子,我伺候得可还舒坦?”黏答答的声音就在耳侧,傅成蹊身子一颤,侧过头,半眯着眼,与那双水灵灵的眼睛四目相对。

  眼前这张脸,十分粉嫩秀气倒是没错,可怎么……怎么看着有点儿像男……男的?

  那人柔柔一笑,傅成蹊斜眼瞧了瞧那半敞的衣襟,果然,那处是平的……又确认了一番……一马平川……

  抬眼,又迎上那双笑得弯弯的眸子。

  半晌,傅成蹊道:“这位公子,莫不是孤睡了你?”

  那人笑容一凝,眉头微蹙,片刻后又展颜道:“孤?莫公子,你又在玩什么新花样罢?”

  “……”

  那人儿又娇嗔道:“放心罢,我又不收你钱,昨夜公子你可真扫兴,正是天雷勾地火之时,公子你居然——居然倒下就睡死了。”说着用足尖撩了撩他的小腿肚子,一阵酥麻麻的感觉,傅成蹊打了个寒颤。

  傅成蹊心下咯噔一声,暗道:怪哉怪哉?我什么时候多了这断袖的癖好?人死后姓向是会变的么?想着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便想坐起身了,可刚醒来身体没什么气力,四肢麻木不听使唤,加上一个人儿又赖在他身上……

  “这位公子,麻烦你往一旁挪一挪……”

  压在他身上那人微微眯起眼,饶有兴味地瞧着他:“莫公子今天可奇怪得很呐……”

  傅成蹊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我姓傅,并不是公子口中的莫公子,大概是认错人了罢。”傅成蹊想或许是这阴曹地府的勾栏兔儿爷生意太好,客流量大,把他和那莫什么的公子弄混了,虽然他生前是太子,但一向闲散自在没架子,也不甚介意,解释开了就好。

  那人笑容一凝,蹙眉正色道:“当下傅这姓,可乱说不得,再惹出什么事端来仔细你那凶神恶煞的小师弟扒了你的皮。”

  诶?敢情还不信?还有,什么凶神恶煞的小师弟?正待傅成蹊细细追问,忽而听到一阵擂鼓似的打门声,压在他身上那人脸色一沉,一副被扫了兴致的模样。

  砰的一声,门被撞开了,一个打扮的姹紫嫣红的老娘们走了进来,指着那兔儿爷扯着嗓子道:“桐如你这个赔钱货,这莫小混混什么时候给过你钱罢?你处处往他这儿贴!还留他过夜,要不要做生意了!”呵,这‘老娘们’一开口,竟然是粗粝的男声,也怪不得,这儿大概是相公馆罢。

  桐如眼睛一转,悠悠道:“他这般俊俏,我又不亏。”

  ‘老娘们’闻言睁大眼睛,吸了一口气捞起袖子,伸手便狠狠地提起傅成蹊的衣襟把他拽下床,一路把他拖出房门走到厅堂,口中咬牙切齿喃喃道:“这个小骚货,真是倒贴的命!还有你这三白眼混账东西,白嫖!”

  “喂!大胆!放肆!——啊啊啊啊!”

  厅堂中原本谈笑风生的众人,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老鸨轻而易举地拧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公子,都诧异得瞪大眼睛,四下一片寂静,偶尔传来几声事不关己看热闹的讥笑。

  “这就是那无稽派的莫公子罢,果然不成样子。”

  “听说昨夜明水城人鬼之役的主力,还是无稽派的人,怎么这个莫公子——”

  “你有所不知,那是他小师弟白简行,整个无稽派也就他最能拿得出手咯。”

  “要不是明水城之役闹得沸沸扬扬,我还不知道天下还有个甚么无稽派!”

  “可惜了那少年英雄的白简行,竟然是个——”

  “各位客官该玩的玩该乐的乐罢,别让这白嫖的混混扫了各位大人的兴致咯!”

  “啊啊啊啊啊——!”

  砰的一声,傅成蹊四脚朝地面向下重重的摔在了大街上,一头一脸的灰,下颌火辣辣的。傅成蹊好不容易翻过身,迎上那‘老娘们’肥大的鼻孔,‘老娘们’像刚拧过什么脏东西似的,嫌恶地拍了拍手,轻轻地哼了一声,转过身,砰,大门重重地关上了。

  “……”傅成蹊顺着朱红大门向上望去,牌匾上几个金灿灿的大字——南风苑。

  这名字倒是直白,男风男风,一听就知道是相公馆没得跑了。

  这一番折腾,这副身子总算是适应了一些,稍稍恢复了点气力,傅成蹊缓缓站起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稳了稳,揉了揉被老娘们拽得生疼的脖子,紧了紧散不避体的衣衫,拍了拍满头满脑的灰,理了理披散在肩上的乱发……

  拖着这个快要散架的身子,他总算明白了,这哪里是甚么阴曹地府,这分明是乌烟瘴气的人间!

  他傅成蹊,莫名其妙的活过来了,在这副甚么莫公子的身体里,还魂了……

  头上咯吱一声响,桐如从窗户里探出头来:“莫公子,还好罢?”

  傅成蹊闻言抬头,一个白晃晃的事物从天而降,轻飘飘的覆在他脸上遮住了视线,他一扯,原来是一件外袍。

  “……多谢。”注意到围观群众指指点点满眼讥诮的神情,傅成蹊赶紧穿上外袍,扫了一眼那些人,呵,浑不在意。

  “莫公子记得常来,我不收你钱。”桐如弯起眼,朝他水波潋滟一笑,咯吱一声,关上了窗。

  “……谢谢。”傅成蹊喃喃道,叹了一口气,太阳穴一阵阵地疼。

  街上的雪还未化干净,满眼的白,一阵风刮过,冷,捏了捏自己的脸,痛,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饿。

  这些实实在在活生生的感觉,傅成蹊再三确认,真真是,活过来了。

  到底怎么回事呢?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一刻,火光冲天,腥气铺天盖地,刀枪交鸣,哭喊之声不绝于耳,无数熟悉的面容染上了血污与尘土,一动不动,失了往日的喧嚣。血涓涓的蔓延在他脚边,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中满眼触目惊心的红,一个婴孩的尸体在他怀里,苍白,不会哭不会笑,像个断了线的木偶——

  从心底里蔓延的无能为力与悲哀——

  被背叛的不甘与愤恨——

  傅成蹊闭上眼睛,紧握的拳头微微颤抖,化雪的风有些刺骨,他紧了紧衣衫,穿过围观看热闹的人群。

  一切都过去了……

  所以,现在要到哪去呢?刚才在南风苑大堂里他分明听到那群人在议论明水城人鬼之役,明水城——傅成蹊轻轻念出这个名字,嘴唇微微颤抖……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