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兼职无常后我红了

作者:拉棉花糖的兔子 时间:2020-06-14 10:22 标签:娱乐圈  爽文  灵异神怪  玄学  
*活人到阴间当差,称之为“走无常”
  兰菏混迹娱乐圈,却因为没背景,一直徘徊在三十八线。
  起初知道自己要兼职走无常,吃阴间饭,他是拒绝的,直到发现……怎么在阴间打工还有助阳间走红的?
  兰菏:是我,阴间最黑的流氓,阳间最红的流量。
  架空,金手指苏爽文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娱乐圈 爽文 玄学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菏
  一句话简介:阴间打工,阳间走红

  作品简评:
  娱乐圈小透明兰菏被强征做无常,原本满心不愿意的他却发现,因在阴间打工,于阳间也获得了种种机缘。与此同时,城市怪事频出,兰菏虽意图隐瞒真实身份,随时准备辞职,强烈的责任感却让他无法再逃避,最终成为阴间最黑的“流氓”,阳间最红的流量!本文人物形象鲜明有趣,充满作者独特的幽默诙谐风格。文章节奏轻快,神、鬼、妖、怪等随着主角的历程展现着各自的特点,各类萌物助力主角走红之路,是作者又一轻小说力作。

第1章 鬼的味道
  电视剧《珍宝》拍摄工作接近尾声,大部分角色已经杀青,余下的人要奔雁塘村拍剩下的戏。这村子遗存了数百座古民居,包括一些明清时期的祠堂、戏台等建筑,保存都相当完整。
  当地市政府一直想开发这儿,倒也确实引来了剧组进行拍摄。
  车停在村口的停车场,剧组的人鱼贯而出。
  兰菏提着自己的行李下车,山里比山下要凉爽许多,他穿着暗蓝色的卫衣和深色工装裤,因为角色需要,刘海长得都快遮住眼睛了。
  在这部男性角色不多的戏里,他勉强算是男五号。不过作为一个十八线小透明,公司和剧组都没有给他配助理,凡事当然亲历亲为。
  兰菏并不介意,剧组租赁了民居作为住处,接下来的路程要靠走了,他和组里的摄影程海东边走边闲聊。俩人在这组里认识的,虽然工种不同,但都是老乡,还兴趣相投,俩仨月下来,倒是成了朋友。
  路旁都是清式建筑,剧组派人来勘过景了,但接待的村干部还是业务娴熟地给大家介绍:“这里雕了两只狮子啊,一大一小,就是太狮少狮,谐音太师少师,我们这里是出过当官滴……”
  兰菏顺着看,难怪会选择这儿取景,保存都相当完好,有过修缮,也都是找老匠人用传统手法进行,保留了原汁原味。
  村干部继续吹嘘那当官的祖先曾经请来鬼谷子后人看风水,设计祖屋,大家一笑而过,这就跟随便哪地儿的小吃都要和古代皇帝、名人扯个关系一样,听过就算了。
  剧组即使解散了许多人,剩下的也为数不少。前头有鞭炮声和吵嚷声,行走的队伍便慢了下来。
  “哈啾!”兰菏揉揉鼻子,听到自前方口耳相传过来的说法:“村里有人过世,在办丧礼……”
  出于对死者的尊重,大家经过时都低头,有的还鞠了鞠躬,行进速度自然慢了下来。
  视线被人群遮挡,待兰菏走到前头时,见一方是空地,设了灵堂,内有棺木,摆了张八仙桌,桌上是逝者的照片,还有通了电的长明灯,两旁有纸扎的童男童女。桌前是铁盆,有人在不停地烧纸,烟火缭绕。
  另一边的主干道路口,几个青壮年则试图将高大的纸扎幡儿立起来。
  这里没有可以攀依的物体,他们用木棍试图支撑,幡儿有四节,得把幡身组装起来竖好。可不知为何,捣鼓半天怎么也立不起来。
  村民肆无忌惮地议论:
  “幡儿都亮不了?孝子白花钱啦?”
  “谁知道幡儿为什么立不起来呢……”
  随着这样的言论,本家孝子脸色也就越发难看起来。
  程海东合掌虚拜了一下,小声嘀咕:“那是什么,怎么折腾半天就立不起来?”
  他就没怎么经历过传统丧葬习俗,而雁塘村还保留着十分古老的丧葬礼仪。
  兰菏说:“是金银幡,丧葬纸扎里难得的大件,一件怎么也要上千块,通常得立在显眼的路口。”
  摄影老大也在旁边,闻言颇意外地看兰菏一眼,“你年纪不大,还知道这个?上回你和东子抽签,还是拿手机抽的电子签,甚至不愿意付一块钱解签的啊。”
  兰菏:“……也没必要完整复述一遍吧。”
  程海东也嘟哝起来,一块钱就能被骗的吗。
  兰菏又看了眼那些纸扎,颇为怀念地道:“我爷爷以前也扎这些的,这种大件,不是每家都舍得添置,一年也扎不了几回。”
  原来如此,摄影老大了然点头,“嗯,老辈习俗,这幡儿是为死者积德招福,立不起来,就会惹闲话……嗨,和咱们也无关,谁知道怎么回事,走吧走吧。”
  ……
  租赁的住处虽然是古式民居,但常年有人生活,除了因为采光不好阴一点儿,条件倒也过得去。兰菏收拾完行礼,就看程海东进了自己屋,他俩住隔壁。
  程海东正在啃不知道哪来的卤鸡爪,边啃边说:“晚上不是原定要在民居拍夜戏么,地点好像就是灵堂那个路口另一边,我刚听说导演正在商量这事儿……”
  “会调整吗?”兰菏问。
  “不知道,可能吧。”程海东答道。
  饭后,就接到临时通知,今晚的拍摄取消了。
  “估计导演还是怕打扰到逝者。”程海东说,“夜戏都让推迟了,等那边办完丧事。正在改通告单,明儿白天再开工。”
  人倒头就是昨天的事,灵堂就设在拍摄地点之一附近,他们也提前预料不到,而这个行业,有忌讳的人不在少数,宁愿为此耽误开工,这个结果倒也不是太出人意料。
  “陪我去买包烟吧。”程海东招呼兰菏,他烟瘾犯了。村里就一个小卖部,在主干道路口。
  兰菏抱怨,“你小学是不是还让同学陪你上厕所,现在可真成熟了不少。”
  也就随口一说,人还是陪程海东去了。
  又来到了灵堂附近,此时夜幕刚刚降临,按习俗,主家要守夜,这才是开始而已。路口几个戴孝的本家子孙再次试图把幡立起来,似乎不想浪费这上千元购置的大件。
  程海东自语般低喃了一句:“怎么还没立起来。”
  兰菏想,如果一直被反方向推动,幡杆确实很难竖立起来。
  程海东进小卖部买烟,没留神身边的兰菏就不见了,等他出来时,就看到兰菏从灵堂里走出来,吃惊地道:“你干嘛呢?”
  兰菏回头看了一眼,“没什么,干站在这儿怪尴尬的,给老爷子上了炷香。”
  就是那香质量不怎么样,香粉不均匀,他甚至闻到了一点霉味。
  “这样啊?”程海东茫然了,挠挠头,“……那我要去吗?”
  兰菏:“哈哈,没事。走吧。”
  到门口程海东又说:“等等,先上隔壁弄俩鸡爪去,真挺好吃。”
  剧组饭菜聘了村里的妇女做,集中在隔壁,因为外头有井,方便她们洗菜。
  到了门口程海东就挤眉弄眼让兰菏开口,他白天要过一次了,而且根据他的经验,兰菏开口待遇更高。
  这会儿院子里有几个妇女在准备明天早餐的食材,兰菏轻敲两下门,礼貌地问,“姐姐,我想买两个卤鸡爪可以吗?”
  几个大姐虽然不认识兰菏,但他样貌俊秀,尤其双目澄澈,笑起来还有甜甜的梨涡,让人不自觉就心软了。
  “这还买什么,我自家做了一大碗,卤得比现做得透多了,等着大姐给你挟几个……”立刻有人抹了抹手,去给他拿秘制鸡爪了。
  兰菏跟上去要给钱,几个妇女已经开始七嘴八舌问起他的情况,多大了,一定是演员吧,拍过什么戏,有女朋友吗……
  程海东感慨,果然,大姐们看到兰菏后,三分钟内必敞开心扉。
  对那些问题兰菏心不在焉,盯着鸡爪看。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