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同人耽美>

[综恐怖]这个系统任务我服气

作者:墨扇散人 时间:2018-10-17 20:47 标签:情有独钟  恐怖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24小时亡命,逃脱了追捕却一脑袋冲进与世隔绝的表世界???
很好,幸好这游戏我玩过。不就是穿梭表世界里世界摧毁教会的邪恶计划吗……等等?
系统让我去攻略角色?连个金手指都没有?
有冇搅错啊大佬。这是恐怖游戏不是GAL GAME,哪来的妹子让我攻略?护士吗?

……
是护士就好了。
我。
要去。
攻略。
有四十米大刀的。
三角哥。

……
但我他喵的……恐同啊?!
EXM大哥你放过我!

===▲惊恐的分割线▲===

★食用指南★
1V1主受无误,HE,感情线宠宠宠甜甜甜,剧情线解谜(然而逻辑废请不要深究)
有二设,三角哥有独立人格
原作剧情基本无关

内容标签: 恐怖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泽维尔 ┃ 配角: ┃ 其它:恐怖解谜系统任务



第1章 欢迎来到表世界
  “该死,再快一点。”
  双手死死地攥紧方向盘,我用力地踩着油门,不时地看一眼后视镜。
  一片漆黑,曲曲折折的山路视野很不开阔,但是我知道他们已经追上来了,也许就在哪个弯道后面,我只能一再加速同时在心里不停默念祷词。
  仅仅24小时我就狼狈成这个样子,现在我有点想哭又哭不出来。
  太恶心了,让人作呕。
  想到这里那种生理性的呕吐感又出现了,我一边驶过一个弯道一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扯下领带让呼吸能够更顺畅一些。
  这辈子要是还能见到凯文那个婊\\\\子妈养的,我一定会掐死他。
  上一份在林场的零工结束之后,我的房租很快又要给不起了,但是我一点也不想回孤儿院。这个时候凯文给我介绍了一份酒店的工作,说是要求形象好气质佳,就他那样自然面试不上,就好心地介绍给我了。
  这种工作我本来也不想做,但看见薪水之后我还是屈服了。我借了尼尔的正装,把头发梳整齐之后就去面试了。
  那时候过了没什么营养的面试我就早该反应过来这是多龌龊的勾当。但是那天晚上的宴会我还是去了,连培训也没有,领班给了我一个有香槟和杯子的托盘就让我往套房里送。
  后面的东西我真他妈的不想回忆了。我刚把托盘放桌子上准备走,房间里那个死胖子,我不想叫他老板,猥亵地笑着上来就要脱我的衣服。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就炸了,当时就要忍不住吐出来,他嘴里说的那些句子也恶心至极,好像我不是个男人,只是个扭动肉体的骚婊\\\\子。
  这种事情现在好像很常见,但我就是接受不了,两个男的做那种事情,怎么可能!难道要把那玩意儿放到……妈的,想想就觉得一阵恶寒。
  死胖子的重量压上来我根本掀不开,幸好我一伸手能够到拿来的香槟,忍着他凑在我脖子上呼吸啃咬,慢慢地调转瓶子握住瓶颈,闭上眼照着他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还好碎片只在我脸上划了一道小口,香味和血腥气一起散开,酒也淌了我满脸。明显感觉到对方脱力,我一脚把他蹬开,还不够泄气,用手上碎了的酒瓶直接捅进了他满是肥皂原料的肚子。
  我知道我自己闯了大祸,白衬衫上溅到了血,从正门出去根本不可能。我打开窗户,抓注阳台边缘翻出去,沿着酒店外墙的装饰灵活地往下爬。
  还好我从小就不是什么老实孩子,孤儿院根本管不住,翻墙爬墙之类的事和凯文、尼尔他们没少干。
  可能是为了安静,阳台朝向刚好背对大街,没有人能看到我在做什么。这是幢复古的建筑,那个房间不过在三楼,落地之后打滚缓冲,连气都没时间喘就跑向我的车,穿着皮鞋,跑两步就觉得脚底疼得不行,但根本不敢减速,上了车甩上车门就开跑。
  估计是老板的手下都知道他要干些什么,我开出城外他们都还没有发现。这地方我待不下去了,不过我也不在乎,没有一点留恋,只是不知道我该去哪里,只是在荒郊高速狂飙。
  我给凯文打过电话,让他帮我盯着那边的情况。第一个第二个电话都没事,后来他给我打过来,急急忙忙地说那个大老板居然没死,正在找人抓我。
  我不怕进局子,顶多就是一死,死有什么好怕的。而他竟然也没有报警!只是用了私人力量要把我抓回去。
  用脚趾想也知道他想干什么,老变态色心不死,让我死一万次也不要落在他手里!
  前面有个岔道,想也没有想就拐进了偏僻的一侧。
  路上没有路灯,没有别的车,一片漆黑,只有我的车灯在路上照出两道短短的光斑。
  我又抄起扔在副驾座位上的手机,解了锁再给凯文打了个电话。第一次没有通,可能是郊外信号不太好,第二次,很久很久之后才发出连通的声音,却没有人接。
  我骂了一句,又拨了第三次,这次也是响了很久才有人接,我正准备说话突然听见话筒里传来一声巨大无比几乎震碎心脏的尖锐噪音!
  那种声音像是有人贴着我的耳膜尖叫,更像是用一把尖刀直接捅了进去!
  我被惊得手一软,方向盘狠狠往左边转过去,惊魂未定手忙脚乱地要掰回来,已经来不及了,我甚至没有时间去想凯文那家伙到底在捣什么鬼,就只觉得一阵巨大的冲击撞向了我,听见车头撞上山崖和玻璃碎裂的声音。
  这是我在这个现实世界,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
  ————————————————————————
  ……头好痛。
  一恢复意识就感觉脑仁一阵钻心的疼痛,还好也只有一下就平息下来。
  我首先想到的还是那声凄厉尖叫般的噪音,继而才发觉我是经历了一场车祸。
  我慢慢把头抬起来,眼前才渐渐从模糊变得清晰,然而看到的却让我一惊!
  我明明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而车窗却完好无损,整辆车都完好无损!
  我不相信这辆二手的通用皮卡这么耐撞。
  更让我目瞪口呆的是,车窗外的景象不再是之前漆黑夜里的盘山公路,好像已经是白天了,却满是茫茫的白雾,可见距离不到二十米。
  好熟悉的景象。
  不行我要冷静。我尝试重新点火,点不着。妈的。
  看起来我昏迷的时间不短,如果还没有被抓住,是不是意味着那帮人已经失去了我的行踪?
  这样也好。我稍微冷静了一下,打开车门,准备步行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人可以帮忙。
  仍然是盘山公路,一侧是几乎垂直的山崖,另一侧是被铁丝网隔住的山坡。
  走了几分钟,我有些绝望,这地方怎么可能有人。但更让我绝望的是,雾气中朦朦胧胧出现了一块路标,随着距离缩小渐渐变得清晰。
  寂静岭。
  冷静。冷静。揉揉眼睛,重新看一遍。
  寂静岭。
  ……我可以说脏话吗?不可以?去你妈的!
  寂静岭?!我撞个车就让我来寂静岭?进入那个表世界里世界切换,恶心的怪物横行的恐怖游戏?
  我曾经和朋友们去那种有游戏主机的咖啡厅地方玩过,但在游戏里怎么通关也消磨不了此时我自己正处于这个地方的恐惧。
  我是有多点背才能进到这个地方?
  我他妈哪还能回去?
  寒意从脚底窜起蔓延到全身,浓重的雾气似乎瞬间逼得我快要窒息。
  我惊慌地环顾四周,就好像这片雾气中存在无数的恐怖怪物,在窥伺着我,寻找机会冲上来杀死我。
  我扭头就跑想离这鬼地方远一点,回到车边的路程好像变长了很多,只是雾气没有一点减淡的迹象,而且当我突然看清楚车子旁边靠着一个人时忍不住地惨叫出声!
  “□□妈啊啊——凯文?”
  凯文怎么也在寂静岭?
  我小心翼翼地接近,直觉告诉我这绝对不是我那个损得不行的痞子朋友,虽然他和凯文长得一模一样,但那种浅笑时的神情,给人毛骨悚然的感觉,绝对不会是他。
  “你是谁?”我停住脚步不再靠近,警惕地盯着他。
  “我是你的系统啊。”
  ……
  明明是寂静岭,这种三流小说一样的发展是怎么回事。
  我找不到话说,脑子里仅有的一个念头脱口而出:“我该怎么出去?”
  “做完你的任务。”
  “那是什么?”我皱起眉头意料到事情并不简单。
  “你知道三角头吧?”系统也没有废话直接切入,他从我的车上离开悠闲地踱着步。
  听见“三角头”这个名字我心脏一紧,知道我是真正落入寂静岭世界没得跑了。
  三角头几乎是整个寂静岭中最可怕的怪物,他的头部是一个金属的巨大的角锥,提着长刀游走在寂静岭世界。而可怕之处不在于外形,而是因为,他无法战胜。
  等等,无法战胜的话我还出去个头啊?
  这句话被我直接问了出来。
  系统先生倒是仍然很悠闲:“没有让你去战胜他,你的任务——是拯救他。”
  “拯救?要怎么做?”
  “嗯,首先,你要攻略他。”
  “攻……”
  “没错。”系统凯文先生抱着手臂站在我面前,一脸高深莫测的笑容,“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第2章 你是谁?
  攻略?
  先不说对象是三角哥,让我攻略一个男人、不,男性怪物,不如让我去死。
  “枪呢?系统有没有给我枪?”我盯着系统先生,“我要毙了自己。”
  “没有。”系统还是摆着一副很悠闲的样子,“因为这里已经不是现实世界了,你的道具全部重置,你可以保留你的手机,然后唯一的初始武器在你的裤子口袋里。”
  “初始武器?这么贴心……”我伸手去摸,果然摸到了一把刀。
  “指……指甲刀?”我把那东西拎出来,自杀都自杀不了啊这东西!
  “自杀?你不想回去了?”
  我当然还是想的,我用商量的口气道:“我们换个目标,护士姐姐行不行?”至少还是个母的。
  “不行。”系统很和蔼地回绝。
  这是要逼死我啊。我焦躁地在原地转了几圈,也就是说我要在节操和出去选一个是吗?
  那么凶残的怪物,说不定还不等我攻略就一刀把我劈死了,这样倒还好,所以干脆试一试好了。
  “好吧,我接受。那之后呢?”
  “拯救他,这个就需要你自己去探索了。”系统道,他见我没有回话,继续道,“如果你的问题问完了,那么该我来解释了。你玩过游戏应该知道,寂静岭中的一些东西会是你内心意识的实体化,但这个世界一旦形成,就不再是你意识中的东西了。把你的手机给我。”
  我从口袋摸出手机,顺带看了一眼上面的信号,不出意外一格都没有,这个地方有信号才是恐怖故事吧。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把手机递给他,他摆弄了一下再还给我。
  “给你装了一个插件,以后有危险在附近的话,手机会发出噪音提醒。”
  我还抱着一点希望地问:“既然你是系统的话我是不是有金手指什么的?可以召唤你来帮我?”
  “不。”系统这时候笑得我想要揍他了,“想什么呢,这又不是什么奇幻小说,这是寂静岭。我也就出来这么一次给你布置任务,以后再见,可能就是你完成任务出去的那天了。”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