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高h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反派他就是祸水[重生]

作者:飘说 时间:2019-02-14 22:46 标签:重生  强强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被贴上祸水标签的凤迟龄重生了。
重生前,他感到不幸的时候——你们所有人都别想好过。
重生后,他依旧感到不幸时——师弟过来给我捏捏小脸。
Get面具前:以美貌为祸天下。
Get面具后:顺本性大杀四方。
对此,凤迟龄无奈道:太过完美导致人缘太好,也是一种过错呢。
某炮灰缩在角落瑟瑟发抖:人缘太好?莫不是鬼缘太好?你身旁到底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鬼围着转!?
他由衷解释道:那是因为她们太喜欢我了,是吧我的蠢师弟……你干什么也跟着一起转?
小小师弟蹦蹦哒哒混入其中。
凤迟龄:你有腿!你不用尝试着去飘!

PS
①占有欲强黑化师弟攻×表里不一反派美人师兄受
②一般日更,更新时间为上午9:00。
③年下,1V1,HE!
④攻第【8】章正式出现。
⑤非传统修真,主要吃饭饭睡觉觉打豆豆。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仙侠修真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迟龄,荆无忧 ┃ 配角: ┃ 其它:HE,情有独钟

  ☆、祸水

  ·北庭镇
  凉风习习,柳枝纷拏。地域如其名,横靠北岸。
  而北岸再过去一点,便是北海。
  因气候多变,海浪汹涌,每年三头两回就有巨浪侵袭,吞掉大半个小镇。乃至于在此地驻留的大官小官,全都一溜烟儿地跑了。
  按照常理来说,没有朝廷那群闲人的管制,一些巴头探脑、侈纵偷苟,人应该早就蠢蠢欲动,伺机做回梁上君子才对。
  可奇怪的是,即使是无人管辖,盗窃之类的闹事也鲜少发生。
  循规蹈矩,安分守己这些好听的话最多只是骗骗小孩。
  因为比起盗窃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那些愈加使人惶惶不安的怪异之事要来得更可怖。
  ·
  早春路边,小雨淅淅沥沥。
  枝头柳叶浸水而波光粼粼。
  温庭桥上,一撑伞大妈同一做买卖的大爷说道:“听说了吗,姓刘的那一家子最近出事了。”
  那大爷原本坐在小板凳,叼着嘴里的那根烟做着买卖,闻言后先是一愣,取下那根烟头,问道:“啊?就那个卖鱼的那户人家,出什么事了?难道又是……”
  得知对方不知情,大妈甩了下手,来劲儿的叫嚷道:“没错啊,又是那会吃人的厉鬼在闹事。听说这次啊,把他们一家子三口人全都给吃了,骨头渣子都没剩下。”
  大爷听了摸了摸长长的胡须,将烟头对准地面摁了摁,掐灭了。
  他摇头皱眉道:“唉,最近的妖魔鬼怪是越来越猖狂了。那他们就没有去请仙人来除啊?”
  “嗨……你还别说,问题就出在这个‘仙人’身上。”撑伞大妈手贴在嘴边,小声说道,“据说他们这次请的仙人比那吃人的怪物还要可怕。”
  这下子,那大爷是既惊诧又不解。
  望他神情,大妈继续说下去了:“也不知道那家子人到底请的谁。有人说是他们是请了个怪物,有人说是请了个青年,还有人竟然说是请了个美人,你说这……这……仙人哪里会有三副面孔,搞得最后里里外外的都彻底明白了——这是请来了个瘟神!”
  “不请还好,一请就完。听说那人原本正在和那吃人的怪物以法相斗,打得那个叫激烈啊。过一阵子不知道为何,突然引来了更多青面獠牙,凶神恶煞的可怕怪物。众人愕然,而那老刘家的长子是算命的,他掐指一算,算出这所谓的‘仙人’命中带煞,且还不是一般的煞气,除了注定命运多舛,孤独终生外,还是个容易招惹魑魅魍魉的命格,绝非善类!谁接触谁死啊。这下好了,请来了个天杀的瘟神,全家人都完蛋了。”
  聊到这里,桥上一过路人倏地停下脚步,有意无意地瞥看她一眼,劝说道:“快别说了,这么忌讳的事你也敢到处同人去说,真不怕那个瘟神来找你啊。再这么八卦,到时候小心连命是怎么丢的都不知道!”
  大妈不服了,瞪了那人一眼,扯着嗓子道:“我说归说,关你屁事啊!还敢诅咒老娘,你丫的是不是活腻啊?信不信今晚我就上你家,把你家门给砸了!”
  非但没见对方有所收敛,反而口出恶言。那人呿了声,不屑再做理会,持伞走掉了。
  妇女自语道:“真是嘴贱!”
  大爷将视线从那过路人身上收回,继续同那中年妇人商量得欢。
  他嗤之以鼻道:“他们家也真是惨,这是造了什么样的孽啊……要是老夫的话,就算是死,也非得先把那个瘟神打地满地找牙!不然出不了这口恶气!”
  中年妇人炸呼道:“可不是,那家人虽然没直接上拳头,但临死前也差不多这么干了。”
  “啊?他们打他了?打死了没?”
  “都说是瘟神了,哪那么容易死!而且他们也没动手打,只是用……哎哟,哪来的死猫,快滚。”
  八卦到一半,一只被雨水打湿了毛发的黑猫倏地扑腾在这中年妇女的脚踝上,张扬舞爪地发着凶性,以致那那裸露在外的腿被抓开了几道血印子,怵目惊心。
  妇女大惊,抬腿就是一脚,将之踹飞在外,沿着桥接连滚了好几米远。
  她弯下腰心疼并且小心地碰触了下伤口,说道:“最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猫猫狗狗都变得这样嚣张跋扈。老李啊,我看我们还是……”
  她慢悠悠地直起身来,恍惚一望,猝然察觉路上的行人不知从几何时开始竟变得空无一人。
  带着凉意的轻风席卷而来,街边垂下的柳枝隐隐曳动。
  无声,无息,静悄悄的。
  正觉奇怪中,倏地侧头一望,随即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狰狞到扭曲的面孔,一道剑影迎面铺天盖地劈来。
  黑影掠过,近在咫尺。
  “—————————”
  良晌,凄厉惨叫声划破天际,油纸伞随着微风吹拂刮落在桥下水畔上,激起道道波纹。
  春蚕吐丝,雀鸟栖息。
  细雨似烟似雾、如潮如绵,又轻又细。它氤氲在稀薄的空气中,湿润了原本干枯的土壤。
  不到片刻,原本潮湿的春烟中霎时被一股呛鼻的气味所熏染,而由于嘴里嚼着骨头而发出“嘎吱”的脆脆声响的男人,抬起头面对妇女那活活被吓死的脸孔时,垂下的唇角猝然上扬,阴仄仄地来了一句:“苟议其人者,死。”
  

  ☆、水色影

  ·灵虚境
  此地内是一片的树影绰绰,乌漆墨黑。
  望天,暗无天日;望地,荒无人烟。
  周边风吹草动全无,代而取之的是野兽的低吼与各种妖魔鬼怪的尖锐吟号,此起彼伏。
  那些鱼龙混杂着的声音由远及近,在广阔的空间中愈发变得清晰分明,却仍是不明所踪,似是从四面八方横扫过来,颇有四面楚歌之象,令人心生怪诞。
  撇去这些异象不说,最怪诞的还是要属在这黑灯瞎火,不知是何处的僻壤空间内,几点碧玉的萤萤星火毫无征兆地陡然显现,飘荡在空中,似在照明。
  至于那萤火波及之处,无端呈现半个影子,模模糊糊地糊作一团,极难分辨这究竟是人还是鬼。
  原本极为渺小的光火越照就越是亮。
  蓦地,那被黑暗吞没的半个身影也在这光芒的照耀之下,逐渐显形,轮廓与先前相比清明了许多。
  哦吼,只是一个人影而已。
  脸呢被整个吞没在黑暗当中,是一丁点儿都看不清。把视线稍稍下移,也只能隐约地扫见那正安分地打着坐的,双手一上一下,掌心相对地横持在胸前的庄重姿势。
  “……呵……我真…………废……”
  倏地,这人含糊不清地说了一长串的话。
  大抵只能听到呵、我真、废这三个字,其它字语仿佛像是被糊作了一团,半分都听不到。
  如果仅仅只把这四个字单独串起来的话,言简意赅,也好理解。
  静了一时片刻,飘在半空中的萤火猝然发作,发了疯似的上窜下跳。
  那人似乎叹了口气,猛地伸出一只手将那点微火攥在手心里,稍息用力,掐灭了。
  光线一暗,四周很快又陷入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而野兽与鬼怪的声音才没停歇多久,又开始一高一低地合鸣着,此起彼伏。
  “烦人,闭嘴!”
  那说话人的音色,同在空山幽谷里回荡着的美妙琴音一般扣人心弦,神怡心旷。
  即便是在此刻从语气上来听显得有些冷冽,却也如寒冰击打玉石,好听得很。
  余音落定后,不知从哪里发出的鬼哭狼嚎就真的凭空消失,无去无踪了。
  “龄儿,你需得静心。”
  上空忽然传出一道声音,那音色温润如玉,款款柔和,能听出说话者的年龄大抵在三十岁出头,不老不少,极具韵味。
  凤迟龄先前对待妖魔鬼怪的那一番态度瞬间遛得没影了,声音软糯了不少:“好师尊,弟子已经知道错了,您都把我关了二十几个时辰了,就让我出去吧……我已经把安定咒念了百八十遍了,这次出去保证绝不会再犯错。”
  说完,他便并起三指指天指地指人心。
  对方沉默了会儿,道:“……你当真改过自新了?”
  凤迟龄铿锵有力道:“当然!”
  “那为何方才,我还听见你骂山下的那群人?”
  凤迟龄疑惑道:“嗯?我有骂吗?师尊你可别冤枉我。”
  “你的原话是:呵呵,一群猪狗不如的杂碎,我干什么了,又不是我亲自动的手,瞎叽歪个什么呢?那群哔——就会一个劲儿瞎起哄,还有洛潇也真的是,关关关就只知道关。不过杂碎而已,还扬言说我把精怪引到那儿去?呵呵,就是我引得怎么着了吧,能奈我何,死了活该。废物!”
  “这些话可都是你在念安定咒的时候说的?”
  凤迟龄:“……”
  凤迟龄:“……没有吧。”
  这些污秽不堪的言语听得他先是有些懵逼。
  随后才逐渐回想起来,他貌似的确有说过这些一言难尽的话:那是在他默念安定咒的时候无意走神,导致有点走火,紧接着就脱口而出了。
  呃,纯属本能,并非有意而为之。
  须臾,从上空传来一阵轻叹,对方道:“连我本名都敢直言不讳地说出来。看来就算把你关在这里,你依旧是不知悔改。既然如此,那我也只好接着上次的办法来惩戒你了,据我看来,那个比这个有效多了。”
  此话一出,凤迟龄惊慌失措道:“别啊师尊,我真的已经知错了。算了您还是关着我吧,十天半个月都无所谓。可千万别再把我关茅房里一时辰了,而且别说是一个时辰,我连一秒钟都不想多呆,更何况继那次之后,我连着半个月没有吃饭……都瘦了。”
  他越说越憋屈,最后说着说着连鼻音都冒出来了。
  洛潇也不拆穿他根本不需要吃饭的事实,叹息道:“唉,你这小鬼就会用这套办法对付我。我看把你关里面关一年,你都不一定会听话……罢了罢了。”
  道完,伴随着一道浮空掠过的白光,四周景象顷刻间便分崩离析,似镜面般破碎开来,随着一声巨响,菱形残片飘落在地后,便化作一缕飘渺的云烟,形散在了空气当中。
  ·远处
  碧玉青山,数十只素朴纯白,体态飘逸雅致的白鹤腾云驾雾般地盘旋在空中,阵阵悦耳的鹤唳声荡漾不平,久久不散。

作者其他作品

反派他就是祸水[重生]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