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穿越重生>

民国之文豪

作者:决绝 时间:2019-04-05 13:13 标签:爽文  励志人生  逆袭  民国旧影  
  穆琼穿回民国,成了被赶出家门的落魄少爷。
  穷得叮当响手上连一块银元都没有……这日子要怎么过?
  穆琼只能干起了自己的老本行——写小说。
  ***
  架空,跟真实历史无关,不出现任何历史人物~
  CP是傅蕴安,主攻~不要站错啊!
  内容标签: 民国旧影 励志人生 爽文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琼,傅蕴安 ┃ 配角: ┃ 其它:
  作品强推:穆琼穿回民国,成了被赶出家门的落魄少爷。身上一个银元都没有不说,还有母亲和妹妹要养,为了生活,他先是做服务员,接着写小说、当老师、办杂志……最后竟成了受人尊敬的大文豪。
  本文通过细节描写将民国初年的上海清晰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带领读者进入了民国,看到了那个时代的百姓的生活。同时,主角也在时代的浪潮中慢慢成长起来,并为这个时代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找到了相濡以沫的爱人。小说情节流畅,让人看得欲罢不能。

第1章 初到民国
  逼仄的房间里充斥着浓重的中药味,给本就昏暗无光的屋子又添了些让人不舒服的阴沉气。屋顶已经漏了,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滴水,落在一个破木盆里,泛起阵阵涟漪。
  穆琼躺在床上,看着屋子上方发了霉的横梁有点茫然。
  他本是一个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普通青年。
  其实也不能说普通,他跟常人多少有点不同——他出生后不久,就被诊断出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以至于他的一生不仅很多事不能做,还格外短暂。
  他死在二十八岁那年。
  他的父母还算有钱,但合适的心脏并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他直到死,也没有等来一颗能延续他的生命的心脏。
  不过他依旧觉得,自己的一生是圆满的。
  他有爱他的父母,有活泼可爱的妹妹,虽然很少出门,但借助网络交了很多朋友,更看了很多书,学了很多东西。
  他甚至有一份自己的事业。
  他七八岁那会儿认了字,读了一些童话之后,就开始把自己躺在病床上无所事事时想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写出来。
  这最初只是一个不能去上学的孩童的自娱自乐,但当他的父母拿这些作品去投稿,他的作品还有幸被刊登出来之后,他的人生就开始发生变化了。
  他喜欢上了写作。
  最初,他写的都是天马行空的童话,后来看的书越来越多,越来越深,越来越杂,他就开始写其他种类的小说。
  他从未去过学校,只每天跟着家教老师学习两个小时,而这让他有非常多的时间来进行阅读和写作。
  直到去世前,他写下的作品已有一千多万字,这些小说基本都已出版,或者刊登在了刊物上,还有几部小说被改编成了电影电视剧。
  国内的文学奖项,他更是已经拿了一个遍。
  很多人坚信,如果他的心脏没有问题,能一直活下去,能坚持创作,他应该可以得到那个全世界最有名的文学奖项。
  可惜他死在了二十八岁那年。
  不,不能说他死了。
  他的身体应该已经死在了二十一世纪,但他的灵魂和思想,却在二十世纪初,一个刚刚去世的落魄少爷的身体里重生了。
  入秋之后,连下了数天大雨,再加上漏水,这小小的屋子潮湿的厉害,呼吸间吸进肺里的,都不像是空气,而像是水汽了。
  身上的棉被也湿哒哒的,仿佛能拧出水来,以至于他明明盖着被子,却一点不觉得暖和。
  穆琼想要叹气,结果喉咙一痒,就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咳得撕心裂肺,带动胸腔一阵阵地疼,但并不觉得如何难受,反而有些高兴。
  换做以前的他,这样咳嗽心脏一定受不了,但现在他就算咳得再厉害,也只会把肺咳伤,并不会因为心脏受不了而一命呜呼。
  穆琼咳了一会儿,总算好受了一些。他靠在枕头上,从原主留下的记忆里将原主曾经的经历慢慢地整理出来。
  原主不过十六岁,但经历过的事情,还真不少……
  “琼儿,吃药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原本虚掩着的房门被推开。
  穆琼侧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女人裹挟着雨珠从屋外走了进来。
  雨已经变小了,但天空还是灰的,她进来之后虽没有关门,可屋里还是没多少光线,暗沉沉的。
  不过借着这光,穆琼还是看清了她的模样。
  女子约莫三十来岁,藏蓝色的粗布褂子衬的她的皮肤格外白皙,脸上虽不施粉黛,但依旧看得出颜色极好,眉目清秀。至于身形……那褂子虽说将她的身姿全都遮掩住了,但从她露出的纤细的脖颈和手腕来看,怕是身形苗条。
  这是个非常美丽的妇人,也是原主的母亲,名叫朱婉婉。
  她端着药走到穆琼身边,将药放在床边那按说应该配着八仙桌坐人的条凳上,就来扶穆琼:“琼儿,快来吃药,吃了药你就好了。”
  穆琼的实际年龄比朱婉婉小不了多少,哪能真让她服侍?他坐起身来,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朱婉婉见状露出喜色,将脸上的愁苦冲淡不少:“琼儿,你能坐起来了?”
  “娘,我好多了。”穆琼道。
  其实原主虽病了,但身体也没太差,之前整天躺着不动弹,不过是少年人受到的打击太大,接受不了,便自暴自弃,没了求生欲。
  原主名叫穆昌琼,刚满十六岁,祖籍苏州。
  穆家是耕读世家,家里良田百亩,生活富足,还出了不少秀才举人,是当地望族。
  而原主的父亲,更是天资聪颖,不过二十出头就中了举人,然后就带着钱财去了北京,拜了一位在晚清极有名望的人为师。
  当时原主祖父,是希望他父亲考中进士,走上仕途,光宗耀祖的,但那时时局变化多端,大家又都在想着救国的法子,他父亲更不是迂腐的,便也接受了新思想,最后还和其他一些学子一起,去了日本留学。
  八年前,他父亲回国,身边多了一位红袖添香的如花美眷。
  三年前,民国成立,他父亲更是在北京安了新家,娇妻幼子在怀,将苏州的家人忘在了脑后,直到原主的祖父突然去世。
  原主祖父去世,他父亲回乡奔丧并变卖了家中田产屋舍,然后带着原主祖母,原主母亲,原主并原主妹妹一同去了北京。
  再后来……原主祖母在北京去世,原主和他的母亲,还有小他两岁的妹妹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赶出家门……
  不得已之下,原主母亲带着儿女回到苏州老家,偏因为遇到匪患丢了财物,又被穆家族里的人欺压,只能来上海投亲。
  可惜,他们想要投的亲戚,也将他们拒之门外。
  求助无门,前途渺茫,原主一气之下就病倒了。
  朱婉婉只得变卖了衣服首饰,在上海租了一间小屋带着儿女住下来,靠着帮人洗衣缝补赚钱维持生计。
  原主以前在苏州时各方面都极其出色,养成了骄傲的性子,偏这两年接连遭受打击,不免一蹶不振,又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竟然要靠母亲和幼妹养活,成了累赘,心情烦闷之下,接连很多天不言不语躺着不动,硬生生被气死了。
  倒是便宜了他。
  听到已经许久不开口的儿子主动喝药又开口说话,朱婉婉喜极而泣:“琼儿,你好了就好!”
  “娘,我已经无碍,以后不用再买药了。”穆琼道。在这个时代,看病求医花费不菲,他们家现在家徒四壁,连饭都吃不上,不必花这个钱。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药是他母亲从附近一个只懂少许医术的算命先生处拿来的,估计也没太大用处。
  “还是再吃上一帖?”朱婉婉道:“一帖药多熬熬,能吃两回。”
  这草药,一般买回来熬上一次,药渣就该扔了,但他们最近实在是囊中羞涩,熬了药就喝一大半,剩下一小半药汤连着药渣加了水接着熬,还能再出来一碗。
  “娘,不必了。”穆琼拒绝了:“药吃多了我难受。”
  听到穆琼的话,朱婉婉终于不再劝说。
  穆琼这时候又问:“娘,现在你手上还有多少钱?”
  “娘身上就只有二十枚铜元了,”朱婉婉面露羞愧,“不过琼儿放心,娘身上还有个玉坠子,应该值几个大洋。”
  之前他们从北京回苏州之时,原主的父亲穆永学是给了一些财物的,有数百银元,还有一小锭金子,再加上苏州那边还留有穆家的祠堂并祭田上百亩,他们母子三人住进祠堂,节省点花,总能活下去。
  可惜,他们刚到苏州,便遇到劫匪,被抢走了财物,族中长辈又一口咬定,祭田出租收来的租米只能用于祭祀和修葺祠堂,不能给他们花用,祠堂更是不许被休弃的女人住……
  当然,穆琼和穆昌玉若是愿意,穆家祠堂是能住的,他们毕竟是穆家人。
  朱婉婉嫁人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嫁人后又被婆婆拿捏着,本就是没什么主意的,娘家又没人了,一时间急得直哭,而在几年间受了许多委屈的原主,则是忍不住爆发了。
  他跟穆家长辈大闹了一场,直言不稀罕待在穆家。
  最后,就是一家人离开苏州,来到上海了。
  “昌玉的玉环没了?”穆琼立刻就抓住了重点——他们为了安顿下来,当了些东西,但剩下了朱婉婉的玉坠和原主妹妹穆昌玉的玉环。
  朱婉婉脸上愧疚之色更浓:“已经典当了。”
  他们来上海,已经一月有余。
  投亲不成之后,母子三人只能典当了身上的衣物和朱婉婉的一对银镯子,换得五枚银元,但又是租房又是给原主看病买药,纵使朱婉婉找了些活儿来干,钱还是很快花光了,无奈之下,就把穆昌玉的玉环也当了。
  最后,竟只剩下朱婉婉打小戴着的一个玉坠子了,这玉坠子还不值钱,能典当出两个银元已经非常不错。
  穆琼觉得有点难办。
  按照原主的记忆,现在是民国初年,物价还算平稳,一个银元约摸能换一百二十八枚铜元,而不算房租只管吃饱,他们一家一天的花销,三四枚铜元足够。
  但一家三口全部财产只有二十枚铜元外加一个不值钱的玉坠子,这……
  他用了穆昌琼的身子,肯定要替他照顾好母亲妹妹,自己也要生活下去,既如此,就不能没钱……穆琼开始琢磨起赚钱的方法来。


第2章 一起吃面糊
  穆琼正想着心事,一个穿着褂子的小姑娘用桑叶垫在一个瓦罐的两侧防烫,端着罐子从门口跑了进来:“娘,饭做好了。”
  小姑娘十三四岁的样子,因为外面下着雨,她头发湿漉漉的,还有水珠顺着额角滴下,看着有点狼狈,可即便如此,她那精致的容貌,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返回首页]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