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腐小说域名: Fuxsb.Com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玄幻灵异>

河蚌公子

作者:决绝 时间:2018-09-15 19:40 标签:仙侠修真  情有独钟  

河蚌公子:别人家有田螺姑娘,我家有河蚌公子。
苍树大仙:仓鼠精的逆袭路。
厨师与蛇:农夫捡到了蛇放进怀里,厨师捡到了蛇放进锅里?
*****
多年前写的三个短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河蚌,仓鼠,厨师 ┃ 配角: ┃ 其它:
==================

☆、河蚌公子(一)

  正午的太阳照在潺潺流动的小溪上,将清澈见底的小溪照耀的波光粼粼,仿若一条用银丝织成的绸带,溪边五彩斑斓的河卵石,更是让这绸带增色许多。
  何小蚌探出蚌肉,将色泽最为艳丽的河卵石拢在一起,然后躺到上面,对着阳光张开了蚌壳。
  作为一个河蚌,晒太阳绝对是在自寻死路,但何小蚌不是一只普通的河蚌,他是一只蚌精,一只修炼了百年的蚌精。
  将身体舒展开,何小蚌得意露出自己白白软软的一身肉,以及十多颗圆润硕大,晶莹透澈的珍珠。
  珍珠在阳光下闪烁着五彩光泽,熠熠生辉美丽异常,何小蚌用蚌肉拨弄着它们,心里愈发得意。以前他一直为自己灰不溜秋的外表而自卑,现在……这溪水中,又有哪颗石头能比他的珍珠更漂亮?
  等那个书生来了,一定会因为他的这些珍珠而目眩神迷,移不开视线,何小蚌气哼哼地看着北边的那条羊肠小道,把自己的壳张得更开了。
  他在这条小溪里生活了一百年,日日所见的除了溪中未开灵智的小鱼小虾和偶尔会过来的龟爷爷,就只有那个书生,他起初不敢靠近,一个月前才凑到那书生汲水处,却不想那书生在摸了摸他的壳之后,竟然说“好黑”。
  他才不黑!他的肉白白的,他的珍珠白白的,他里面全是白白的!
  何小蚌发誓,一定要让书生看到自己的内在美,只是……想到前几天书生自顾自汲水都不看张开蚌壳的自己一眼,何小蚌又有些失落了。
  不过,他很快就振作了起来,前几天,肯定是因为他选的位置不好,书生才没看到,今天就不一样了,他把自己躺着的地方装点的这么漂亮,书生肯定一眼就能看到他!
  何小蚌正在琢磨着要怎么晃瞎书生的眼睛,一只褐色的长嘴鹬突然从空中直冲而下,朝着他的蚌肉啄去。
  自己可是蚌精!是蚌精!被这么挑衅,何小蚌非常不快,两个蚌壳突然合拢,就要夹住那只不知死活的水鸟,让对方吃个大亏——在这个地方,可从来没人敢挑衅他!
  一直在小溪里称王称霸的何小蚌完全没把这只水鸟放在心上,那长嘴鹬却在这个时候猛地加速,在何小蚌还没来得及合拢蚌壳的时候,就啄在了何小蚌的肉上。
  何小蚌吃痛,蚌肉缩成了一团,蚌壳猛地合拢,却不想就在此时,一股气流冲撞过来,原本被他用蚌肉环绕的珍珠也因为这样的冲击四散飞去。
  这只看似普通的鹬,竟然跟他一样是妖精!
  何小蚌已经一百岁了,这么些年蕴养出来的珍珠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珍珠丢了他并不在意,但飞出去珠子里面,除了他蕴养出来的寻常珍珠以外,还有一枚蚌灵宝珠。
  蚌灵宝珠是用他毕生功力所凝结,他如今还没有化形,若是宝珠丢失,他说不定很快就会大限将至。何小蚌惊慌之下,连忙反击,只是他开启灵智之后就一直生活在这条小溪里,除了非常友好的龟爷爷从未遇上过其他精怪,一身法力又随着宝珠飞远用不出来,只能徒劳无功地张合着蚌壳。
  那鹬精不屑地睨了何小蚌一眼,然后张翅飞向岸边,准确地朝着何小蚌的那枚蚌灵宝珠啄去,显然是想要把何小蚌的一身法力据为己有。
  要是宝珠没了,自己就成了刚开灵智的普通河蚌了!何小蚌探出蚌肉,连忙往岸边爬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个白衣书生顺着羊肠小道往溪边走来。
  何小蚌看到那书生,当下气恼起来——要不是想让这书生刮目相看,他绝不会傻乎乎地在河边“晒太阳”,也不会被鹬精偷袭。只是……这书生要是过来,被鹬精害了……何小蚌着急地想要提醒那个书生,偏偏又喊不出来,只能着急地拍击身边的石头。
  何小蚌又气又急,却不想原本要啄他的蚌灵宝珠的鹬精这时候突然尖利地叫了一声,然后张开翅膀,飞快地往远处飞去,看起来倒像是落荒而逃。
  鹬精竟然跑了!何小蚌高兴地张合起自己的蚌壳来,结果却拉伤了蚌肉,只能又缩成了一团,过了一会儿,他才终于探出身子,开始往自己的宝珠那边挪。
  就在何小蚌奋勇前进的时候,那书生突然弯下腰捡起了之前差点落进鹬精肚子里的蚌灵宝珠:“这颗珠子真漂亮。”
  这是我的!我的!何小蚌急切地张合着自己的蚌壳,发出“噗噗”的响声。那书生却浑然不觉,他将宝珠揣进了怀里,懒洋洋地环视一周之后,才将目光落在了何小蚌的身上:“好大的河蚌,好多肉。”
  好多肉?何小蚌整只蚌都僵住了。
  “这么大的河蚌,水煮会不会太老了?是不是可以切丝爆炒?”书生又道。
  “砰”的一声,何小蚌的的蚌壳猛地合上,合得紧紧的再也不张开,他长这么大,以前从来没遇到过危险,今天有鹬精想要吃它不说,现在这个书生竟然还想水煮爆炒?
  何小蚌的一身软肉抖成了一团,从肉里沁出大颗大颗的水珠来,他之前还想让书生瞧见自己的一身白肉,现在却恨不得这书生完全看不到自己。
  可是,他被抱起来了!
  感到自己被抱了起来,何小蚌吓的软成了一团,缩在了蚌壳最深处,顺便牢牢地抓着蚌壳不放。
  只是,明明很害怕,不知为何何小蚌竟感觉到有一股暖流融入了自己的身体,让受了伤的他忍不住想要睡觉,似睡非睡间,他似乎又听到了那个书生的话:“真是只傻河蚌……”
  我才不傻……何小蚌觉得自己的伤口暖暖地非常舒服,终于彻底睡了过去。
  等何小蚌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正呆在一个狭小的地方,这里是……水缸?
  微微张开蚌壳,何小蚌偷偷往外探了探,刚探出一点软肉,就听到了书生的话:“河蚌肚子里应该有泥沙吧?那就先养几天再吃。”
  你肚子里才有泥沙!何小蚌猛地缩回自己的软肉,有些不高兴,他不是普通河蚌,是蚌精,还是一个非常爱干净的蚌精,肚子里怎么可能有泥沙?
  不,更重要应该是……这个书生要吃自己!何小蚌突然想到了这一点,窝在蚌壳里瑟瑟发抖。
  作为一个蚌精,他应该是不怕人类的,但是他的蚌灵宝珠丢了,本来就低微的法力自然也没了,现在他和一只普通河蚌没有任何区别。
  何小蚌突然想起了会跟自己说很多外面的事情的龟爷爷,上次龟爷爷在小溪里暂住的时候,曾经提过很多人喜欢吃河蚌,他们会用镰刀破开蚌壳,挖出蚌肉……
  何小蚌壳闭的更紧了,对自己的蚌灵宝珠也更想念了。
  可是,他为什么会感觉不到自己的宝珠在哪里?

☆、河蚌公子(二)

  那个书生之后就没什么动静了,但何小蚌依然不敢乱动,过了许久,才敢悄悄地探出来一点软肉。
  天已经黑了,龟爷爷说人类到了晚上都会睡觉,那个书生是不是已经睡了?他是不是可以趁着这个时候逃出去?
  想到自己很快就能重获自由,何小蚌非常兴奋,他张开蚌壳,探出身子,就开始沿着缸壁往上爬。
  只是这个水缸怎么会这么光滑?何小蚌再一次摔下来之后,软肉上又滚落了水珠。他在溪水里不管哪里都能去,但现在,他却连这个水缸都爬不出去……那个该死的书生竟然把他囚禁在这里,真是太邪恶了!
  难道他真的要被人水煮爆炒吗?何小蚌望着圆圆的缸顶忧郁起来,这个水缸并不大,他如果是一条鱼,一跳就能跳出去,他如果是兔子,一蹦就能蹦出去,他如果已经化形……
  咦?何小蚌震惊地看着自己突然长出来的手脚,他竟然变成人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以前天天抱着自己的宝珠按照龟爷爷教的折腾依然不能化形,怎么这次他的宝珠丢了,就能化形了?
  难道化形的关键就是把宝珠丢了?何小蚌茫然了。
  对修炼懵懵懂懂的何小蚌想不出缘由,干脆也就不想了,反而兴致勃勃地摆弄起自己的手脚,他把手脚贴在缸壁上往外挪,却过了半天都挪不出去。
  他以前的肉多好?柔软异常,抓着什么东西一收缩就能往前爬,现在化形了,这些肉却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何小蚌在水里泡了好一会儿,对自己的胳膊和腿不能任意弯曲这点感到非常委屈,幸好这时候外面的一声蛙鸣惊醒了他,他突然想到那些陆地上有手有脚的东西,走路方法似乎跟自己不一样?
  那个书生,就是两条腿一前一后走路的……何小蚌慢慢地用双腿站了起来,突然发现水缸口竟然只到自己肚子——他可以出去了?
  兴奋地往外一扑,何小蚌脸先着地,整个人扑在了水缸外面的泥地上。
  幸好,作为一个妖精,他没那么容易摔坏,就是湿淋淋的身体上沾了不少泥有些狼狈,那些泥沙还让他柔软的身体感到不舒服。
  他要是在水里,用溪水过几遍就能让自己干干净净的了,可现在却只能受着,毕竟还是找到自己的宝珠要紧。抹了一把脸,何小蚌就地一滚滚到了门边,他记不起那个书生是怎么开门的,就用头一撞。
  门应声而开,屋子里的情况也展现在了何小蚌面前。
  这屋子分成里外两间,用竹帘隔开,里间摆着床和柜子,外面摆着桌椅,虽然有些小,各种东西倒是很齐全,地上还铺了平整的石板,看起来干干净净的。
  要是吸附在这样的石板上慢慢挪动,肯定很舒服,还不会伤害自己的白嫩嫩的身体……何小蚌在石砖上蹭了蹭,他本就不习惯用脚走路,干脆在地上滚了起来,还钻进竹帘到了里间。
  虽然已经是半夜,但何小蚌作为妖精依然将所有的一切都看的清清楚楚,发现那书生睡得很香之后,他就兴奋地躺在地上扭了扭——这书生睡着了,正方便他找自己的蚌灵宝珠!
  只是以前他总能感应到自己的宝珠在哪里,怎么现在完全没感觉?龟爷爷不是说宝珠和他心灵相通,他不能离宝珠太远,也一定可以感觉到宝珠的存在吗?
  难道是龟爷爷不懂乱说的?何小蚌撇了撇嘴,想到自己唯一认识的妖精跟自己还不是一个种族的,弄不清楚事情很正常,也就不纠结了,在屋子里滚来滚去地开始找东西。
  滚了一会儿,何小蚌就感觉到有些不方便了,他现在比以前长很多,好些地方都滚不过去,而且这书生的屋子里有桌子有柜子,他在地上滚,桌上柜子里的东西都够不到!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