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古代耽美>

小夫郎他天生好命

作者:欲来迟 时间:2020-11-19 10:59 标签:种田文  甜文  经商  科举  
谢宁意外落水,获救后皮肤干裂,一脸死皮,成为村里有名的‘丑哥儿’,被周温书退婚被厌弃就算了,身体又干又痒,他快要被折磨的死掉了!
  谢宁后娘打发他去给周寂年做书童,嫁不出去算了,赚钱养活自己去吧!
  什么?周家说不要书童?要迎进门做原配?
  周寂年一生纵横朝廷之上,晚年大意被敌政下毒,最后被儿时的书童宁郎换血所救。宁郎是个怪人,伤口愈合极快不像正常人,因周寂年醉酒收进房里,因此被周家圈在后院养着。宁郎舍身而死,周寂年抱憾终身。
  周寂年重生归来,算算时间,正是宁郎刚被锦鲤寄生的时候,他得赶紧把人娶进门养在水里……
  他要护宁郎这一世周全!
  锦鲤血经商受×重生科举飞升攻
  PS:1.生子文!生子文!生子文!
  2.古代先婚后爱文,主要就是个在古代赚钱、发家、宠夫郎的日常文。
  3.受一直都是人的形态,有私设。(看不下去真的不要勉强自己,世界是美好的,愿你我都是。)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甜文 科举 经商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宁,周寂年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锦鲤血经商受VS重生科举宠夫攻
  立意:保护海洋生物,从我们做起。
  作品简评:
  本文讲述两个少年,携手共进的故事。出生寒门的周寂年再次睁开眼,回到了十八岁那年,他找到上一世的救命恩人谢宁,一边报恩一边发奋。原来人生从来都没有捷径,这一世所面临的永远是新的难题,他在科举路上一步一步披荆前行,一路上有谢宁与他共进退。最后,周寂年科举入仕,从一个为民务实的地方官到高堂宰相;谢宁为吃饱饭,从小摊贩到皇商的成长故事。此文文风质朴,剧情流畅,两个主角积极向上,在平淡的日常里相濡以沫,积极面对和解决困难,最终走向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

第1章
  再次睁开眼睛,房顶横着一根粗木梁,身下砌的结实的土炕床,床正对着摆了一张破旧的木屏风,靠木窗前摆放一张实木书桌,这是周寂年年少时期的生活环境。
  呼吸轻盈顺畅,双手用力握拳,能感受到浑身充盈着力量,这是年轻的象征。
  连续三日醒来,周寂年都会如此试探自己,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何他一个将死之人,刚合上眼,再睁眼却回到了十八岁这一年?
  不过他也算死得瞑目,奸敌已被他连根拔起,他血手铁腕,一个不留。可惜的是,这么多人的鲜血,也换不回宁郎鲜活的生命了……
  门外传来几人说话的声音,打断了周寂年的思绪。
  “我不同意,娘啊,那谢家的宁哥儿得的可是无药可医的怪症啊!明明是大哥家退的亲,做书童也该是给温书侄儿啊!”
  这是他爹爹的声音,周寂年下床静步至房门口。
  “你这说的什么话!温书不得避嫌啊?这事儿我已经答应谢家了,寂年明年就上镇院试了,银子哪里来?你可懂事点吧。”
  这回说话的是周寂年的奶奶,老人家心里一直有一句话‘大孙子小儿子’,所以大孙子周温书,和小儿子周六丰是她心头肉。
  至于她三儿子一家,夹在中间本就容易忽视。更何况早些年的时候,周三丰和周六丰在外遭遇横祸,周三丰落下了腿疾,农田里最看不起的,就是腿疾手疾之人。
  早已习惯了奶奶的过分偏心,周寂年并没有什么难过的情绪。
  他剑眉英挺,黑眸细长间藏着锐利,轻抿着薄唇,高大颀长的身躯站在门后,负手而立散发着盛气逼人的强势。
  隔着房门,屋子里仅他一人,若有其他人看见,定会发现他这种久居高位的架势,绝不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年郎该有的气质。
  “院试的银子?娘,温书、六弟和我儿一同赶考,这银子本就该家里出的啊!”周寂年的爹爹,名林锦,周三丰的夫郎。
  大庆除了男女性别外,还有双儿,唤作小哥儿,也可孕子,林锦就是。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婆婆,他想不透,婆婆怎好意思拿他儿子赶考的盘缠威胁他?
  “是该咱主家出,但是!老三腿疾,你也就在家烧个饭,你家只出不进,我这个当家的可亏待过你们?现在是用得到你们的时候了,怎么倒好意思推三阻四的了?”周奶奶掸了掸衣袖,正眼都不瞧老三夫郎一下。
  林锦气的咬牙,他丈夫三丰可是为了救六弟才断了腿骨的!且他在家何止是煮饭?全家二十多口人的脏衣服、被子褥子,哪个不是他在洗?地哪日不是他在扫?
  前人云,父母在,不分家!周三丰瘸着腿去田地里干的活还少了吗?因为腿疾,进度慢,别人回去午休,周三丰顶着烈日还在田地里苦做,怎么到了婆婆嘴里,竟然像是他一家吃白饭似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林锦抖着唇道:“分家……”
  “你说什么?我还没死呢!”周奶奶还真是一个有精神的老太太,手腕高举就想给林锦一个巴掌。
  “住手!”周寂年开门出去,疾步过去握住奶奶的手腕。上一世,他爹爹挨下了这一巴掌,那时他不敢顶撞长辈,所以无力保护家人,只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用高大的身躯把爹爹护在身后,周寂年半垂着眼眸,掩盖锋芒道:“大伯不就是想保住温书的名声吗?可以。”
  “寂年!”林锦扯着儿子的衣袖,想阻拦儿子。
  周寂年侧首,安抚地拍了拍爹爹的手背,想笑一下,却发现肃穆多年,笑都忘记要怎么去展现了,只好作罢。
  “只是若收了谢宁做书童,那必然是要结算工钱给人家的,这?”周寂年开始下套。
  周奶奶回:“工钱有老大家出。”
  “奶奶安排的是。只是悠悠众口,又岂是收做书童就能堵住嘴的?只怕到时候,村里又说我周家不仅悔婚,还奴役羞辱谢家,怕是得不偿失啊,奶奶。”
  周奶奶皱着眉,第一次觉得和读书人说话费劲,“管得了别人那么多吗?到时候再说吧,先把人收了。”
  周寂年就猜到奶奶会这样,反正出了事情,他奶奶总会有办法让儿孙辈去承担过错,三儿子背不起,她四儿子还在呢。
  周奶奶生了七个孩子,除了老二是女儿,老五和老七都是小哥儿,都已经嫁出去了。
  扶着爹爹一同去桌子旁坐下,周寂年腰杆挺直,坐相如松,他仅仅是朝奶奶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奶奶请坐。”
  想来周奶奶有力气挥巴掌,肯定是不需要人去搀扶的。
  “孙儿有一计,只需要大伯家把给谢宁的工钱一次结清,谢宁另择良婿,若他先成亲,谁都怪不到温书大哥头上。”说完周寂年端起茶壶倒茶。
  林锦看着大儿子,有些发愣,总感觉儿子这几日有很大的变化。
  “当真?”周奶奶好奇地问,腿也不自觉的盘在椅子上。
  周寂年颔首。
  周奶奶又问:“可谁敢要谢家宁哥儿啊?”
  林锦也好奇地看向儿子。
  “我要。”周寂年语气斩钉截铁。
  林锦第一个有反应,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胡说!寂年!”
  周寂年按捺住爹爹,又朝着周奶奶道:“只要大伯把工钱一次性拿出来,我择日就去谢家提亲,奶奶你可去找大伯商议商议。”
  倒是个好主意,既成全了大孙温书,也保住了周家的名声,到时候就对外宣称,周寂年横刀夺爱,温书是礼让堂弟,还能得一个良善美称。
  周奶奶想通后,动作麻溜地下了椅子,“这可是你自己要求的,奶这就去给你拿钱。”说完匆匆出了老三家。
  迎面遇上了周三丰,周三丰走路有些跛脚,见他娘招呼也未回匆匆出了门。周三丰抱着疑惑,着急进屋,走的更跛了。
  “锦郎,娘咋来了?”周三丰一进屋就问,见大儿子也坐在小院子,奇怪道:“寂年?可温完书了?”


上一篇:三喜

下一篇:皇帝侄儿拿我毫无办法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