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完本耽美小说
本文首页 当前位置: 腐小说> 现代耽美>

金融大佬的小夫郎

作者:欲来迟 时间:2020-09-24 09:16 标签:生子  年代文  市井生活  都市情缘  
沈府小哥儿幼时被大姨娘推进荷花池,奶奶为了他保命,让他从小装成小傻子,奶奶去世后他意外落水,来到了90年代,被老鳏夫捡来当孙子养。
  在爷爷的家乡庄周岛遇到了结束高考的庄邢,庄邢见到这个漂亮的小傻子,带着他漫山遍野的玩耍,可是庄邢终究是要离开小傻子出国留学的……
  小傻子等啊等,等于等到了哥哥回国,喜滋滋的去找哥哥生活,意外怀了崽……
  庄邢:怀的是炸鸡的还是啤酒的?
  小竹子:是哥哥的呀……
  庄邢还能怎么办?做金融炒股开公司养现代小夫郎和儿子呗
  内容标签:生子 都市情缘 市井生活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修竹,庄邢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古代小夫郎穿到现代遇大佬
  立意:爱生活爱工作

第1章
  沈老太太死了。
  沈老太太卧病在床已经月余,城里最有医术的大夫说,年纪大了,寿命已经到了,是上天享福的年龄了,沈家人不必太过悲伤,早日做准备就是。而就在三日前,沈修竹被大姨娘指了夫家,给刘老爷填七房,刘老爷四十有六,最大的儿子都可以做沈修竹的爹了。
  沈修竹年十二,是永北城沈家嫡出的小哥儿,按理说身份尊贵着呢,父亲是富甲一方的家主沈长富,母亲是永乐郡主最小的孙女,可惜永乐郡主仙逝后,母家家道中落,所谓人走茶凉,沈长富肆无忌惮一年内纳了三房,哪里还能听见旧人哭。
  沈修竹的母亲终日郁郁寡欢,沈长富求娶她下嫁时的承诺早已烟消云散,沈修竹五岁那年,沈长富迎了九姨太过门,沈母丢下幼儿撒手人寰。此时还是个小小哥儿的沈修竹被沈老太太接过去抚养,没了母亲,父亲又不关注的沈修竹在沈家荆榛满目,举步维艰,大家族人多是非也多,形同孤儿的嫡长子沈修竹成为了众多姨太的眼中刺。
  八岁那年中秋团圆夜,沈修竹被人推进荷花池,沈家嫡长子从此成了痴儿,变得反应慢听不懂人语,更是让父亲厌弃。但是同时的,也平安健康的长到了十二岁,只是保护他的沈老太太终究是敌不过生老病死,刚卧床不省人事,沈修竹就被大姨太打发了。
  雨夜,狂风吹的门框窗框砰砰作响,闪电如同鬼魅撕裂天空,雷声滚滚震耳,床上的沈修竹被吓得抖动了一下,雷声刚歇,沈修竹下了床,赤着一双白嫩的脚丫子打开了房门,他被木门吱呀一声吓到,刚巧门外又是一道闪电,短暂的照亮了大院,沈修竹赤着脚在廊坊狂奔,等他跑到沈老太太的灵堂,全身已经湿透了。
  门口守灵的仆人蜷缩在门角打起了瞌睡,灵堂门大开,是迎沈老太太头七回门的意思,沈修竹无声的走了进去,借着烛火,他站在了奶奶的棺材前,又是一记闷雷,吓得他双手搭上棺材板,回头看了看门外,烛光下他的小脸惨白,虽是面无表情,但是紧抿的嘴唇暴露了他的害怕。
  这孩子长相似母亲,生的极好,男生女相在大周朝是哥儿的荣耀,清澈透底的大眼睛,像婴儿一般黑白分明,瞳仁黑亮,鼻梁直挺,嘴唇饱满,只可惜是个痴儿,长得再好,没有脑子,大户人家谁会娶做正房?
  雷声刚歇,落雨淅沥沥的下了起来,沈修竹扭回头,身子放松下来,他额头抵着棺木,整个上身趴在棺材上,湿透的及腰长发搭下来,雨水一滴一滴的落在他白皙的脚下。每次下雨,都是沈老太太陪着他睡觉的,他害怕打雷,奶奶知道的。
  就在沈修竹放松下来昏昏欲睡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捂住他的口鼻,有个强大的力量把他整个人拖了起来,沈修竹光着的脚丫踢到了结实的木架,他奋力挣扎,但是难敌歹徒的拔山扛鼎之力,沈修竹两手扒着捂住自己的大掌,嘴里嗯嗯呜呜的喊着,惊恐的被拖了出去……
  守灵的仆人被这动静惊醒,眯着眼睛看见身穿白衣的少年被管家钳制着,他赶紧闭上眼睛装睡,管家是大姨太的亲弟弟,在沈府霸道横行,此人和大姨太一样,非常善于阿谀奉承,深得沈长富喜爱。那白衣少年不知是谁,但是他奋力挣扎,必定是管家要做不好的事情,仆人心想顾好自己是生存之道,可得罪不起管家。
  沈修竹被拖进了一间房,他从未来过这里,管家用蛮力把他扔在床上,开始解衣脱裤,沈修竹拳打脚踢挣扎着跑向门口,被赤身的管家拦腰扛了回去,管家骂骂咧咧的给了他一巴掌,打的沈修竹眼冒金星,但是他顾不得脸上肿胀的疼痛,管家已经在扒他衣裳了,他本就是穿着里衣跑出来的,瞬间上衣就被扯开来……
  沈修竹大声呼叫,眼见裤子要被扯下,他一手摸索到玉枕,使出全力一脚踢向管家胯下,管家捂着下身站在床边,沈修竹两手抱着玉枕奋力一挥舞,随着‘砰’地一声管家应声倒地,玉枕完好无损,而瞬间鲜红的血液从管家后脑勺流出来淌了一地……
  沈修竹打开房门往外跑,之前踢到实木的脚疼痛难忍,但是他不敢停下,他疯狂的向前跑,他要去找奶奶,而他先前的呼叫已经惊动了附近沉睡的人,已经有人提着灯笼在朝管家院子来,沈修竹看着光亮,仿佛一个个恶灵狰狞着越来越大,不行!不能被抓回去!他要去找奶奶!
  沈修竹朝另一边跑去,偌大的沈府,数千条回廊,只他纤细的身影在狂奔着,被吵醒的下人们远远见有白色身影掠过,吓得尖叫一声,“啊,有鬼啊!”
  也有人反应过来,深更半夜在府内奔跑,恐怕是贼,一时间,府内上下都开始捉‘贼’,沈修竹惊惧万分,不可以!不可以被抓到!被抓到就要被送出府的!奶奶要他乖乖的待在荷花苑,对,他要去荷花苑!
  “啊……管家被杀了!快来人啊!”
  “那个贼,肯定是他,我看着他从管家院子跑出来的!”
  “抓贼啊……”
  众人急急忙忙去追白影,看着白影跑进了荷花池,下人们刚刚靠近,荷花池被雨水打出一个个水波圈圈,花园里假山上小亭子里,空无一人……
  整个沈府抓了一夜的凶手,可是哪怕把府内上下翻遍,也不见贼影。天终于亮了,被夜雨洗涤过的沈府雨过天青云破处,绿色的植物被雨水染的翠绿,一片生机勃勃。
  沈府管家被歹徒砸破了脑袋,当场毙命,嫡长子沈修竹下落不明……
  永北城近日来出了一件家喻户晓的奇怪事,是那城中首富沈府出了事,沈家嫡长子失踪的第六天,沈老太太入土为安的日子,送葬的那天,狂风暴起,沈府大姨太落了风,据下人们形容,一回府就浑身打颤似得了疯症一般,口鼻歪斜,模样怖人,当夜暴毙而亡,沈长富为了家族面子,草草的把尸体送回了大姨太乡下下了葬。
  这头刘老爷未过门的七房无辜失踪,答应了的亲事又岂是口头上说作废就作废的?沈长富无奈,只好把大姨太所出的庶子小哥儿代替沈修竹许给了刘老爷,沈长富倒是不觉得痛心,他儿子儿子双儿加起来有二十一个,有的甚至从出生就没抱过,也无所谓父子情长了。
  只是偶尔夜长梦多,会梦见原配,醒来后沈长富总觉浑身乏力,头脑都不甚清晰了,总归是年少爱慕的女子,只怪自己没能照顾好她为自己诞下的小哥儿,只是这本就不多的愧疚也随着嫡子的失踪,被时间慢慢的磨灭了……
  …………………………
  作者有话要说:这篇也是好好谈恋爱,90年代一起发财过日子,有生子,遇雷自救哦。


第2章
  1990年,海市吴淞口码头。
  一个穿着麻布中山领的老头,头发花白,一身棉麻宽松的衣服衬的他仙风道骨,他一手拉着一个黑色拖箱,另一手拎着尼龙布包,一个扎着马尾的孩子紧紧的跟着他,孩子穿着白色衬衣,扎进黑色的短裤里,背着一个双肩包,在拥挤的人潮里拽着爷爷的布包一角,惶惶不安的看着周围的人群。
  “跟紧喽,小竹子,马上就上船了,你要是在这码头跟丢了爷爷,可就难找咯……”中山领老头名叫周学军,近看脸上戴着无边框眼镜,是个斯文的学者打扮,只是头发花白显得有些老,其实从相貌来看,不过五十。


作者部分作品更多

金融大佬的小夫郎

[返回首页]
喜欢本文可以上原创网支持作者!
用户名: